返回列表頁

  • 一位國中一年級女生說,老師要她選模範生,她知道她一定選不上,出來參加只是陪榜,但是,我又很希望能夠選上...我現在怎麼辦?但既然要選,她就很想要選上。 

    聽到的回答是:「妳可以選擇做妳的最好,但人家要不要選妳,是他們的選擇。」 

    她說,她很想考第一名。聽到的回答是:「有沒有讀通,是妳的選擇;能不能考第一名,是老師的選擇。」 

    她說,她很想要被人家喜歡。聽到的回答是:「喜歡自己,是妳的選擇;別人喜不喜歡妳,是他們的選擇。」 

    「我有選擇嗎?我有什麼選擇?」

    「你當然有選擇,你可以選擇做你的最好。」

    「那是什麼?」

    「你的每一個選擇都是你喜歡的,你的每一個選擇都會讓你更喜歡自己。

    你只管做你的喜歡,別人也只管做他自己的喜歡。有一天,當你遇到另外一個人,你的喜歡跟他的喜歡相吻合,那你們就會變成很好的朋友。」 

    每一個問題,都可以拉回到自己來,分清楚什麼是自己可以選擇的(我可以管理的),什麼是別人的選擇(我沒有權限管理的)。有選擇,才有自由,才能做自己。 

    我們的文化最大的問題就是不給人選擇,喜歡強迫。連人倫都是被規定好的,有上下主從的位階秩序,不是平等的,更不是「自由」選擇。慈悲喜捨若不跟「自由」對話,大愛就會變成是在既有的框架中運作,等於是先肯定既有的階序與不平等了,然後佔據資源優勢的得勢者對不得勢者施捨,這樣算什麼慈悲喜捨呢?這不就是傳統宗教的大愛,先以不平等的遺產繼承瓜分資源,再以大家長的慈悲之名要求歸順,以秩序之名行強迫放棄自主權,誘導信徒捐款建大寺廟,壯大山頭,削弱生態,但不思考世間資源配置的不公不義,更不管自家有無尊嚴選擇國名國旗國歌。 

    教宗在最近的彌撒告誡信徒,不要說一套做一套,過著雙面人生(double life)。什麼是雙面人生呢?教宗可是說得清清楚楚,不會和稀泥:「表面上宣稱我很虔誠,我都有參加彌撒,我屬於這個或那個團體,但我過的卻不是基督的生活,我不付給我的工人合理的工資,我剝削人,我在事業中使用骯髒的手段,我洗錢…」不該做什麼,那內容很清楚,再再都跟現世的公平正義結合。 

    反觀台灣的宗教師呢?只要人「歡喜做甘願受」,卻不管做的內容是什麼,只要人隨喜佈施,卻不管佈施的錢是不是不義之財,到底從哪裡來又將流向何處。 

    遊覽車司機過勞,公司老闆說是他自己選擇的,但是,遊覽車司機真的有選擇嗎?如果過勞者是你的父親或小孩,你覺得OK嗎? 

    讓這樣子的對話曝光,我們才有鏡子照。為什麼很多問題沒有人要關心,因為,我們對這樣的對話習以為常,所以無感。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泰勞取代製模師傅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眼前這位乾瘦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