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林立青,10年資歷的工地主任,2月10日,他的新書《做工的人》出版上架,這是第一本由建築工地的第一線「現場工程師」書寫,做工者的生命紀實故事。

    書裡,有篇文章專門談「看板人」;當下,我的腦海裡,強烈迴旋著台灣勞動階級艱辛的生活。

    ....之所以會有看板人,跟法規有關。與建案有關的廣告看板,不能隨意綁在路邊或是公共設施,例如路燈或公車站牌上。但新建案和新推的房子需要在重要的路段或是地點曝光,這時候就會僱用「看板人」,舉著看板在各大路口撐著。這些人的待遇非常差,有的一天六百元,有的甚至連六百都不到。

    待遇如此之差,是因為削價競爭。在三、五年前,這些看板人還能有著六百至八百不等的待遇。那時候建商統一以一個人一天一千元聘請,看板人得在八點前到派報社或是人力仲介公司集合,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中午休息一個小時。後來景氣還是不好,大量沒有工作的人也投入了。建商在房子不好賣時,往下砍一百元,理所當然地,包商再往下殺一百元,不爽不要做。所幸這種工作,外勞無法勝任,畢竟警察常會巡查,還多少有所謂的台灣人保障名額。

    這種工作的內容也有城鄉差距。若是在忠孝東路、市民大道或敦化南路、北路,有時規定要舉著走,有的規定不可以坐下,這種的待遇稍稍好些,仲介可能僅抽各一兩百。但是在新北市一帶,比如三重,那是殺價到令人傷心的地步,我聽過有人一天僅能收取五百的。這些看板人多屬經濟弱勢,朝不保夕,每天現領的還會被抽成一百元,等於一天下來僅拿到四百,是我到目前為止所看過的最低價。

    什麼樣的人會來作看板人?多是在工地現場無法做粗工的、兼職的人力,比如遊民、身心障礙者、受傷的工人或已經年老體衰者。這些已經是弱勢的人們往往身有病痛,或者沒有更好的工作機會,僅能撐著身體在工地現場舉牌。

    ....當然,工作期間是痛苦的。台灣的氣候不可能隨時都是春秋涼爽日,看板人都在戶外,酷暑之時可能連水都不夠喝。我們這些做工的,不只一次看到看板人中暑癱靠在一旁,而前去救應。說到工作環境惡劣,我們至少還保有上廁所的自由,工地在外,想拉就拉,想撒就撒,他們卻連離開買水的時間也沒有。一旦被抓到離開地點,很可能就必須回扣當日的薪水。

    還有,這些破爛看板卻價值不菲,每一片都有不可思議的天價,遠高與他們數日的薪資,甚至高於週薪。因此,看板絕對不能離開定點,一旦離開定點後,廣告效果也就失去了。被派遣公司抓到了只罰一天,假如被建設代銷公司抓到,則一次要罰五天。往往有時候領日薪的就是因此而跑了,但其實早已被扣下不知多少。....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技職教育「有將無兵」   移至文章頂端  無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