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大安區永康街23巷的商家在整修,工地裡大概有五六個年輕人,今天終於在門口看到負責裝潢的設計主任,我主動跟他攀談:

    「我們跟建築業不同,建築工地的外勞多,他們的技術比較簡單,我們以台灣人為主,我們的技術難度稍高、工比較細,不過,一樣都有年齡斷層,幹我們這一行的大部分都四五十歲,像我這樣年輕的不多...。」

    他家在南部開油漆行,「我是因為家業,後來工班做了12年,利用空檔補習進修...搞設計,你不能只懂油漆,什麼都要會一點...」,他當上設計主任,也是最近兩年的事。

    「每次回家,家裡都會念,要我找個坐辦公桌的工作,只因為大家覺得做工的不好.......台灣要教改,我覺得第一個要改變的是家長的觀念...幹我們這一行,收入不會差,而且沒有失業的問題,現在不景氣,我們還case多到接不完....大家都覺得做工辛苦,那一行不辛苦?...剛入行時,需要磨練適應,是會比較辛苦啦!...現在很多幹我們這一行的年輕人,上班穿著制服貼瓷磚、抹牆壁,灰頭土臉的...下班,也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女朋友約會,沒差啊!」

    談到台灣的技職教育,他覺得「台灣的技職教育範圍太小、科目太少,現在大家想到技職就只有想到餐飲美髮,好像技職只有餐飲美髮...其實,技職的範圍很廣,我的本行是油漆,在國外,光是油漆就可以是一項專門技術,台灣沒有油漆學校(油漆科),就是要想辦法跟老師傅學,自己自修....單就建築系來講,成大、東海、淡江、中原、實踐、逢甲、文化...,每年這些大學的畢業生加一加大概有兩三百人,等於說台灣每年可能會產出兩三百位建築師,但是,工班在那裡?...台灣的技職教育沒有在培養工班耶!工班的技術都是要自己在工地跟師傅學的...」,他給台灣技職教育下個結論「有將無兵」

    聊到一例一休,他說「師傅一天是2500,一個月30天,大概可以收入7、8萬,一例一休實施後,師傅的收入要減少2、3萬..我們這一行,除非真的需要,否則很少加班,沒有工時過長的問題...加班費是兩倍薪,5000塊,太貴了....現在不景氣是全球性,有辦法的都去中國發展,那裡比較有舞台,不然就是你的工班在台灣有根,有固定的客戶人脈...」,談到這裡,他從老闆的立場來看一例一休,「成本過高,影響客源,中小企業會倒得更快...。」

    「勞工有可能提高薪資嗎?」

    他跟我搖頭,「現在,整個產業已經打死了,問題變得很複雜,不知道怎麼解套...」,他不多想,注意力在自己,「現在就先把自己顧好,多充實、培養自己能力」。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台灣最丟臉的觀光景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各大路口的「看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