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去烏來福山部落,想要走馬岸古圳步道,導航好像出了點問題,走錯路,但也剛好,開到路的盡頭,下車,享受遠眺山谷的景致,天氣美極了!

    看完風景,倒車回頭,開進一個岔路,依導航指示轉進去,直直開到停車場,下了車,有一棟很像是餐廳兼民宿、三層樓的建築物,上面寫著「泉林大地,溫泉會館」,我們進去借廁所,櫃台的年輕男生指指裡面,隨即走出另一個年輕男性,邊看手機邊漫不經心地問:「你們從哪裡來?」聽到我們說從台北來,他就說不借。裡面還有其他人,一位年紀較長的女性走出來說,這裡廁所不外借,拍謝!我們問那哪裡有廁所呢?她說,要走出去、到下面才有。走之前,順便問櫃台年輕人,古圳步道的入口在哪裡,他說他不知道。

    我們就走出來,一個小男孩,把一台電動車當玩具車在駕駛,技術熟稔,速度頗快,他停下來,跟我說明每一個按鈕的功能,剎車,前進,後退…,他的捲舌音很像是中國來的,小男孩跟著我們往外走,指著籠子裡幾隻髒髒的西施犬,跟我們說:「狗狗想跟你們玩!」

    我們觀察了一下被關在裡面的可憐狗狗,繼續往外走,看到一個更大的空間,好像是生態公園那樣,但是上下左右通通被鐵絲網圍起來,裡面赫然有近10尊人高馬大的秦兵馬俑,相當突兀醒目,旁邊有個似乎也是通往古圳步道入口的地方,是上鎖的,掛著一張A4紙列印寫著:「原住民私人土地,請勿擅自入侵,非法究辦」。

    走到一半,就被一位自稱泰雅族的男人怒氣沖沖的阻止,說我們是不是不會讀中國字,沿路都貼著原住民私人土地,請勿擅闖…,也說,這裡沒有對外開放,沒有經營什麼溫泉會館。為了不要讓對方更生氣,我們就不再多說,趕緊把車子開出去,離開這個地方。這時候,有另外一位泰雅族男人,比較友善,跟我們說,步道入口的門鎖鑰匙,在另一個員工那裡,但因為今天是過年,他沒有上班,不然,就可以跟他拿鑰匙來幫我們開門。本想要搞清楚,是否有其他的入口可以通到古圳步道,但我們在跟他講話的同時,那個怒氣沖沖的人,遠遠地飆罵著,要這位同事不要再跟我們說話了。

    這一切都讓人一頭霧水,如果我們「非法闖入」,為什麼一開始他們沒有告知呢?如果他們沒有營業,那櫃台的那位年輕人坐在那裡幹嘛呢?而且另一個男生還問:你們是從哪裡來的?感覺,他們並不是沒有營業,而是在接待特定的客戶群(後來在臉書打卡地標上看到有人回應「老闆說現在暫停營業 因為在水源保護區裡面被政府盯上 只接待親友團」,所謂的「親友」,應該就是黨國貴賓或陸客吧!),一開始,可能他們還不確定我們是否屬於他們的客戶群,所以,很客氣,後來確定不是了,就兇起來了。

    這整件事感覺很怪,直覺應是私人侵占土地,「佔地為王」!加上有突兀的兵馬俑,會不會這所謂的保留地也變成「中資」了,台灣人只是「中資」的人頭?古圳步道,應該是公共的資源,怎麼會有步道入口用鑰匙鎖住的理由呢?車子往回開以後,果然發現,的確還有好幾張A4大小的警告,都寫著「原住民私人土地,請勿擅自闖入」。但因為標誌不明顯,不注意看真的很容易忽略,我們也只顧著看手機導航,所以對實體存在的告示,視而不見。

    一直到後午飯過後,我們沿著溪流另一側的步道往上,然後找到小徑,下切到溪流旁,再順著溪流而上,冒險涉水到另一邊,就這樣,誤打誤撞地找到了古圳步道,才知道,步道正式的入口,其實是在另一個地方,我們剛剛吃飯旁邊的馬家堡餐廳那裡。

    走完步道,再跟當地人打聽,才知道,那個我們誤闖的地方,叫做「伊殿園溫泉美地」,是當地惡名昭彰、霸佔水源國有地擅自開發的大違建,地主是娶了原住民太太的漢人李村城,後台很硬,2015年8月初因為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才被媒體爆出來而歇業。

    根據報導,「蘇迪勒颱風重創新北市烏來區,位於南勢溪支流、藏身烏來福山的「伊殿園溫泉美地」溫泉會館,占地17萬坪,每晚住宿價格萬元起跳,被民眾檢舉無照營業並開挖兩座魚塭養殖鱘龍魚。新北市政府五度去函水利署台北水源特定區管理局要求處理,但至今沒有下文。」「李村城曾是證券業名人,且與國民黨大老吳伯雄是小學同學,政、商通吃,主打的鱘龍魚大餐,就從私設魚塭現撈,要價不菲。」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906598

    福山部落居民表示,伊殿園是李村城的私人接待所,「辦趴時,政商名流都開普通車進出掩人耳目。」

    另一則新聞,獨/烏來「伊殿園」老闆後台硬 吳伯雄、泰雅公主都…,寫道:「前總統蔣經國三兒子蔣孝勇吳伯雄創立的俱樂部基金會,李村城也在裡面擔任董事,平時他也是水管局高官的牌搭子。財力雄厚,政商關係從小建立,難怪歸中央管的「特定水保區」,李村城可以佔用多年,從2005年開始,新北市就發文給水利署,雙方就這樣公文來回10年,魚塭還沒拆。」難怪林慶台牧師說,這裡一直都是無政府的狀態。上網搜尋,部落客去伊甸園入住的網誌中,還可以看到那裏過去奢華的樣子。原來,我們看到的那超大的籠子,之前就是露天的泡湯池啊。

    這樣把前後所發生的串起來,就不難解釋今天早上的遭遇了,原來,我們真的是誤闖了「伊殿園」啊! 


    延伸閱讀:

    竊占國有地蓋湯屋 伊殿園老闆遭起訴 (蕭博文)

    為何台灣佛教都要佔地為王?聖嚴法師這樣答…(楊曼芬)

    娶泰雅公主置產 妻卻早逝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幸福長的企劃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像余醫師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