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台灣的中國人自稱「中華台北」,失去的不是名字,而是自尊,當一個人沒有自尊的時候,他是不可能有自己自主的生命,而當一個民族沒有自尊或在大中華迷想中虛構認同的時候,這個民族是不可能會去探討自己過去的歷史,這樣的民族會像宮崎駿所說的:「沒有歷史的人和忘記過去的民族,只能如蜉蝣一般消失!」 

    俄國文學家杜斯朵耶夫斯基在他1861小說《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The Insulted and Humiliated)中提到的一段話:「如果你想要被尊重,最重要的是尊重你自己。只有這樣,只有尊重自己才能讓別人尊重你。」 

    祈夫潤(Jerome Keating) 在《台北時報》《台灣人必須展現自尊Taiwanese must show self-respect》文章中說:台灣人無法管別人怎麼看自己,但必須管自己怎麼看自己。 

    台灣人必須自問:「我們是否自認為是一個國家?即使別人刻意把我們當成小孩子,要們在國際事務上走後門?」 

    要回答這個問題,台灣人必須清楚區別他們對自己的感覺跟別人對他們的感覺,尤其是當別人刻意用經濟戰略以經促統來壓制統戰,企圖扭曲、矮化或併吞台灣價值時。台灣人必須開展並宣導台灣過去的歷史並讓每個人清楚知道,他們是如何從過去的多次殖民奮起,而達到今天的民主和經濟力量。這樣的歷史意識和命運共同體驗自我認同,是可以為台灣人帶來命運操之在我的良好認知。這是其他國家不可能幫忙的。 

    祈夫潤談到台灣人要有自信。他說台灣2300萬人口比聯合國75%以上的國家都還要大,而台灣的GDP在全世界排前30名。他舉愛爾蘭和紐西蘭為例,說他們人口都比台灣少,GDP和 PPP (Purchasing Power Parity等同購買力) 都不比台灣高,但他們都是世界知名度很高的國家,他們的人民也不缺自信和自尊。 

    中國政府想要透過限制中國人來台旅遊以處罰台灣,但台灣今年的觀光總人數已經超過1000萬,幾乎是台灣總人口數的一半,而且這個人數到年底前還會再增加,證明台灣比很多台灣人所想像的還受歡迎。 

    對比很多以觀光聞名的國家,如北歐五國的丹麥、瑞典、挪威、芬蘭、冰島,他們不但是很著名的旅遊聖地,而且有很好的自尊和自我認同。台灣的人口比他們之中的任意三個總和,即使再加上愛爾蘭都不比台灣大。而且,根據國際貨幣基金會(IMF)2016年十月的全球經濟觀察的數據,台灣的GDP和PPP比任何一個北歐國家都還要高。 

    祈博士認為台灣人應該了解自己在全世界的貢獻和份量,不要妄自菲薄。如果像北歐那些小國的人民都有天生的自尊,台灣人也應該要有,這應該是與生俱來的。 

    陳增芝在《千尋的賣身契》結尾語感嘆連連的詰問:「台灣人,真的有決心負起追尋『台灣之名』能夠光明正大,並且真實在世界立足的使命嗎?經得起金錢的誘惑嗎?願意勇敢面對威脅恐嚇嗎?願意探險找尋答案嗎?」 

    要讓台灣走山去,成為全世界一等一的國家,在尋求為台灣正名之前,更重要的是,從我們自己做起,建立自己對台灣這塊土地、這個國家的自信和自尊。然後將這樣的精神和力量傳遞出去,建立每個台灣人的自尊自重的自信心。 

    台灣正名當然重要,但是找回台灣人被歷史剝奪的自尊自重的自信心更重要! 

    延伸閱讀:

    籲公投正名台灣 (洪裕強)

    《台北的名號之爭》(Taipei's Name Game) 《外交事務》Salvatore Babones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受艾克哈特啓發的「生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模糊「加害者」的課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