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回到宜蘭,婆婆剛好在看《民視新聞》--講到川普和蔡英文那通電話的後續效應,婆婆很多心得想要分享,越談越熱血沸騰,對台灣的未來充滿希望。感受她當下的心好年輕、好有活力。 

    因為平常她一個人出門,還是會怕(怕車子、怕跌倒),因此我既然回來了,就邀她出去走走。邀她去大賣場走走,感覺熱鬧的人氣,她像個出來遠足的小女生,勾著我的臂彎,天南地北地聊著,誰誰對她好…。此刻,感覺我身邊的不是我婆婆,而是一個懂得感恩、可愛的人。 

    逛完,問她想再去哪裡呢,她說去找五姨媽好了。 

    婆婆的兄弟姊妹裡面,我最不熟的就是五姨。五姨很小就當人家的童養媳,結婚後和她的婆婆共住,她婆婆非常嚴厲,而老公又很孝順,所以她的日子過得很坎坷,和娘家的人往來也不多。十多年前,她婆婆往生,她正可以喘一口氣時,緊接而來,她老公因中風而變成植物人了。 

    原來我們家走到五姨家,只要3分鐘的路程,但我卻都不知道。走到他們家門口,想著我聽過的許多令人感傷的故事,而故事的主人就在裡面,我就要開啟這個門了。 

    按了鈴,由外勞帶上二樓,五姨問了婆婆關於我的事之後,就笑容滿面地拉著我的手,直誇著:「好漂亮啊!聽過你的名字,你今天能回來看你媽媽,也來看阿姨,真好,真好。」已經90歲了,五姨除了重聽、坐輪椅外,頭腦還好清楚哩! 

    聽表哥說,五姨因為承受婆婆高壓掌控的痛苦,她不希望後輩也承受這樣的輪迴,所以她當婆婆之後,對媳婦非常好,給她們自由的空間。 

    表哥還說,五姨即使行動不便,但仍堅持天天自己洗澡,把自己弄得乾乾淨淨的;每天吃完午飯,外勞推她進房間去睡午覺,她會偷偷地又把自己推回客廳,來看她最愛的日本節目。 

    五姨跟小她2歲的妹妹(我婆婆)說:「我們再活頂多十年而已,要把握啦,我年輕時漂亮的衣服都捨不得穿,現在不那麼笨了,每天都把自己穿得美美的,連睡覺我都穿得很美。」(真的耶!她雖坐輪椅,但一點都不臘遢。) 

    五姨的聲音洪亮,講話好由衷,她一直分享老年後和姨丈去歐洲、中國各地玩的照片,有聊不完的話題。而最好笑的是她和婆婆的這段對話: 

    五姨把衣領拉開給我們看她脖子上的黃金項鍊、還有手腕處的手鐲,她說,這些死了也帶不走,趁現在可以戴就戴著吧,並建議婆婆回去也要拿出來載,婆婆馬上回她說:「膴通啦!萬一哪天歹徒闖進家裡來行搶,不就了去了。」(天啊!社會新聞看太多了嗎?)她們聊別的話題後,又回到這話題來,婆婆的回答還是一樣,被闖入的強盜搶走就完了。 

    他們一個輕度、一個中度重聽,兩個老人家,毫無障礙地互動,即使對話常有相反的意見,但卻聊得那麼熱絡、開懷,令我驚歎! 

    初次探訪五姨,好可愛的老人家,完全顛覆我聽聞中悲情小媳婦的樣貌。

    我老了,也要(也會)這麼可愛吧!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美中關係的五個迷思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金馬與台灣的關係倫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