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爸洗完澡後,我看他很累(早上起床後就沒睡覺),就要他先去睡。媽在旁說,「他不可能先睡啦;他一定要等我睡了才會睡!」

    我跟爸說,那你先去躺著也好!等等我就帶媽進去睡覺。

    媽說她不睏,我用她的ipad放日本演歌給她聽。半個小時後,我帶她進房去。

    爸已經鼾聲如雷了!但沒多久就被媽吵醒了!

    我好不容易把媽安頓好、她安靜躺下後,我看爸伸手拿起他放在床頭櫃上的安眠藥吃下。

    他真的是要等媽躺下去了,他才能放心睡去!

    我連忙去洗澡,然後做完晚課後,躺下專心的觀呼吸,在每一個呼氣時放鬆全身。就在快要入睡時,不知為何清醒了過來!

    黑暗中,聽到爸媽此起彼落的打鼾聲。今晚真是異常熱鬧!權且把鼾聲聽成大自然的聲音,於是想像鼾聲是雷公出世!別開生面!

    雖然完全接受,但仍是無法成眠,於是起身做簡易瑜珈。

    快結束時,看到爸爸起身,在黑暗中找我特別替他準備的手電筒。他應該是怕會驚醒媽,所以沒開床頭燈。我怕他被我嚇到,停住了動作,悄悄去打開走道上的燈,讓他看到我。

    爸如廁完,又步履蹣跚的進飯廳找水喝。我迅即跟在他身後。

    不知何時,終於在爸媽鼾聲二重奏中沉沉睡去。但沒多久就被媽說話的聲音驚醒。她在跟爸說她想喝水、但沒有吸管;而且因為我在她那一側放了一張椅子,她無法起床。

    我看爸開了床頭燈、下床、危危顫顫的走向媽那一側、想把椅子搬開。我連忙起身,跟爸說,我來就好!

    老人家睡眼惺忪、步履蹣跚的回到他那一側躺下。

    好不容易把媽安頓好、我再睡去沒多久,又聽到媽跟爸交談的聲音。聽到媽問:你怎麼那麼早起床?我心裡滿是問號:起床?明明就還是半夜!聽到爸回:在想家裡的事情!媽口齒含糊的問:家裡什麼事?耳朵不好的爸回:Mynie?她去仲介啊!

    Mynie 是照顧媽的印尼看護。這次媽不讓她跟來新竹!媽不喜歡外勞這樣跟前跟後的照顧她,也常怨嘆說她從沒想過,她和爸的房間裡還會睡另一個人!

    然後爸媽就雞同鴨講的對起話來!我暗自覺得好笑!不過當我聽到媽問爸二次,「為什麼你每次叫她都說「米妮」(尾音往上揚),但跟我講話時就說「咪逆」(尾音往下掉)?」時,心裡有個不好的感覺:邁入鮐背之年的媽媽難道也會吃醋!

    好在爸完全沒聽懂她,兩老各說各話好久,爸又起身如廁。媽一下子就鼾聲大作!

    等爸再躺下沒多久,鼾聲交響曲又大作!早上五點多,又被媽講話的聲音吵醒。她以為七點多了!

    七點多,再一次被媽的說話聲驚醒。迷迷糊糊中,我看爸爸坐起身來,雙手蒙住臉。我連忙起來!一整夜不斷被吵醒,我都累壞了,何況是吃了安眠藥、90歲的老人家?

    媽媽起床後,自己的精神也好不到哪裡去!我攙著她進飯廳時,她的兩隻腳是在地上拖著前進的!她完全不記得昨天半夜發生的事!

    我猶豫著要不要去上太極導引的課。最後還是去了!

    吃完我帶回來的午餐後,我攙挽著媽到客廳曬太陽。問她今天想聽誰的歌。她仍然是說:五木。

    於是,我先用ipad放給她聽,不久爸搬來他的筆電,找到同樣的影片,二老就一邊曬太陽、一邊跟著哼歌。

    我安靜的在旁經行、欣賞著婦唱夫隨。

    五點多,哥來接他們回台北。媽臨上車前,緊緊的捏著我的手。她從來沒這樣過!七點多,爸來電,說已回到家了。爸說,玲啊,謝謝妳啊!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紐約客》一篇有台灣主體性的好文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光電農棚的官僚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