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2016 年大選終於結束了,川普完成不可能的任務,在兩個黨派和媒體夾擊下,成功當選了下一屆美國總統。 

    德裔美國人彼得‧提爾(Peter Thiel) 轉述了2016-09-23《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作者 Salena Zito 的文章"the press takes [Trump] literally, but not seriously; his supporters take him seriously,but not literally說:媒體都把川普說的話做字面上解釋,卻沒有把他想做的事當真;相反的,有一大票選民把他想做的事當真,而沒有把他川普說的每句話當真。 

    總統當選人川普2016-11-11首次接受美國 CBS電視新聞節目《60分鐘》的主持人萊絲莉·斯塔爾(Lesley Stahl)專訪,展現了他務實不務虛的一面。萊絲莉發現川普在競選過程表現出的言行,是用來協商的,不能單純依文解義(not meant to be taken literally, but as opening bids for negotiation)。


    以下是專訪節譯 ── 

    萊絲莉:對這一競選結果你很驚訝吧! 

    川普:我認為我們團隊表現的很棒,我接連進行了 21 天的競選演講,有時候一天進行多場演講,最後兩天最野,一天六場,一天七場。 

    萊絲莉:可以談一下昨天同歐巴馬總統的會面嗎?本來只安排最多15分鐘,卻談了90分鐘。  

    川普:我不想透露太多。我們談論到中東問題,局勢比較艱難。我也想了解他對這一問題的全盤看法,通過交談,我已經大體了解了他的意見。我喜歡跟他聊這些內容,因為我要在很短的時間之內來繼承。我發現他非常讚,他很聰明很和善同時又很幽默。當然,我們也談論了目前取得的一些成就,一些他感覺做的不錯的事情。我真正關注的是中東、北韓以及歐巴馬醫改這幾個困難點。 

    萊絲莉:我想他一定有跟你說不要撤銷歐巴馬醫改。 

    川普:他並沒有這樣說,他只是向我分析了歐巴馬醫改的得失利弊。 

    萊絲莉:你在白宮裡看上去很清醒(pretty sober),是突然受什麼影響(did something wash over you)嗎? 

    川普:不,我認為我一直是一個清醒的人。新聞界一直想把我塑造成另一類人,但事實上,我並不野,我很清醒。並且,這也是對白宮,對總統的一種尊重。我之前從未在私底下見過歐巴馬總統,這次會面氣氛很好,雖然我並不是同意他的觀點,但是我覺得對話難以置信地有趣。 

    【歐巴馬說:我們現在會盡一切努力幫助總統當選人成功繼任,因為你成功,那麼我們的國家也會成功。】 

    萊絲莉:由於你們之前互相發表過一些負評,你說他不是出生在美國,他說你不夠資格當總統,現在見面會感覺尷尬嗎? 

    川普:我們沒有提過之前說的那些話。我說過他的壞話,他也說過我的壞話,我們見面並沒有討論這些壞話。  

    萊絲莉:你認為你的當選對他的總統職位是一種否定(repudiation)? 

    川普:不,我只是認為我的當選,能夠改變人們長期以來對於政客的失望情緒,長期以來他們不僅在就業前線上讓人失望,在戰爭前線也同樣讓人失望,我們已打了15年戰爭 

    萊絲莉:這是您在競選中便傳達出來的訊息。 

    川普:我們在中東戰爭上已經耗費了 6 萬億美元,6 萬億美元足夠我們進行兩次國家重建工作。你看我們的道路、橋樑、隧道還有機場等基礎設施都已經陳舊老化、面臨淘汰。所以,我認為,我的當選只是對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累積的這些問題和現狀的一種否定。 

    萊絲莉:在你當初打敗其他共和黨候選人,贏得初選時,就讓人感覺出乎意表,現在你成功當選總統,人們依然感覺驚訝。以後你作為總統行事會繼續讓人們有這種驚訝的感覺嗎? 

    川普:我會保持一種良好的處事方式,但這也取決於不同的情況,有時候不得不粗野些(rougher)。環顧整個世界,看到很多地方利用我們國家,我會很豪氣的說,我們會採取「美國第一(Americafirst)」,現在做的讓我們國家輸了。這也是我為什麼能贏得選舉的原因。 

    萊絲莉:以後你還會繼續使用你在巡迴演講時的那種說話辭令嗎? 

    川普:是的,有時候你需要使用特定修辭來激勵人們。我不想一成不變的用一種和善而又單調的表述方式,但很多情況下,我應該會這樣。  

    萊絲莉:下面讓我們快速回顧一下你之前所做的一些承諾,然後請您回答您是會履行之前的承諾還是現在有所改變。首先,你真的會在美國-墨西哥邊境建一座牆嗎? 

    川普:是的。 

    萊絲莉:共和黨國會上討論的是建圍欄,你接受圍欄嗎?建一部分牆,一部分圍欄? 

    川普:是的,應該是有一部分圍欄。 

    萊絲莉:你之前承諾驅逐數百萬無證件移民呢? 

    川普:我們要驅逐的是那些犯罪分子和有犯罪記錄的,例如幫派成員以及毒販等。現在,在我們國家有很多這種人,數量大約200 萬,甚至 300 萬,我們需要驅逐或監禁這些人,在邊境安全正常化後,我們會啓動新的入境審查,決定他們中有哪些人出色的、了不起的可留下來。 

    萊絲莉:你和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Paul Ryan)會面後,有哪件事是你們一致同意會立刻着手去做的? 

    川普:不止一件事,一共有三件:醫療改革、移民以及降低稅率。我們將大幅簡化並降低稅率。 

    萊絲莉:你說過遊說團體提供資金支持收買政客。 

    川普:是的。 

    萊絲莉:你承認你之前作為遊說團體也這樣做。 

    川普:遊說團體都有着特殊利益。 

    萊絲莉:你想擺脫這些嗎? 

    川普:我不喜歡這些。 

    萊絲莉:你不喜歡,但你自己的「總統過渡團隊」充斥着遊說團體。你既有 Verizon,又有石油天然氣行業以及食品業的遊說。 

    川普:當然,在這裡每個人都是一個遊說團體。那是他們的工作。 

    萊絲莉:這些遊說團體也都在你自己組建的過渡團隊。 

    川普:我們正在清理首府華盛頓,這是整個體系的問題,我們要對整體制度進行清理。我們將限制外資進入,限制國會議員任期白宮前官員或國會議員離任後5年內不得從事遊說工作。那些為政府工作過的人,離開後都成為說客,本質上這整個地方就是一個大說團體。 

    萊絲莉:所以你的意思是雖然你想擺脫他們,但是你又必須依賴他們? 

    川普:他們了解現在的這個體制,但是我們要逐步淘汰、逐步解決這個問題。 

    萊絲莉:我能想到你肯定會做的一件事就是提名大法官,我猜你應該很快就會去做。 

    川普:是的,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萊絲莉:在競選期間,你說你會任命一個「反墮胎(pro-life)」的大法官,推翻《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嗎? 

    川普:關於這個問題,我的想法是,我主張胎兒生命權(pro-life),所以大法官也要是這個立場。在槍支問題上,我也希望他們能夠來做出一些改變。但墮胎問題各州情況不同。 

    萊絲莉:所以一些女性無法進行墮胎? 

    川普:這要看各州情況。她們要墮胎,必須去別的州。  

    萊絲莉:接受總統這一任職,你有感覺任何的畏懼或是負擔的情緒嗎? 

    川普:沒有 

    萊絲莉:一點都沒有? 

    川普:我尊重這個職位,但是我心無畏懼。 

    萊絲莉:你不害怕,但是許多美國人現在感覺害怕,所以他們正在進行示威反對你當選,反對你的言論。 

    川普:這是因為他們不了解我,我相信只是因為這個。 

    萊絲莉:他們在競選中認識到你…… 

    川普:但是他們並不真正了解我。 

    萊絲莉:這種示威在許多城市都有,這又怎麼解釋呢?當示威遊行發生的時候,你難道不會想是否需要去擔心?是否必須出面勸阻他們?告訴他們不要害怕嗎?因為他們其實是因為害怕才會示威。 

    川普:我會告訴他們不要害怕,我們會讓我們的國家再次強盛,但是一定不要害怕(Don’t be afraid. We are going to bring our country back.)。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大選,你們可能需要一點時間。如果獲勝的是希拉蕊,然後我的支持者進行抗議,可能每個人都會說,這種抗議很糟糕,他們的態度會截然不同。所以,我認為他們可能是雙重標準。 

    【自從選舉結果公布以來,全美反川普示威已經進入第五天。當我們在2016-11-11下午對川普進行採訪時,他表示並沒有聽過他的支持者有採取暴力行為,也沒有聽說其中有支持者對非裔美國人、拉丁美洲人的種族歧視或是對同性戀者進行個人威脅。】 

    川普:聽到這些我很驚訝,我討厭聽到這些。 

    萊絲莉:但是你確實聽到過嗎? 

    川普:我沒有聽到過,我看過,其中一兩個例子。 

    萊絲莉:從社交媒體管道看到的? 

    川普:但我認為只是個案。 

    萊絲莉:你想對那些支持者說什麼嗎? 

    川普:我會說不要這樣做,那種行為和觀點太可怕,因為我們要讓整個國家團結到一起。 

    萊絲莉:他們騷擾拉丁美洲人,穆斯林…… 

    川普:對此我感覺非常難過,如果還來得及的話,我要在這裡正對着攝影機鏡頭,對他們說「停止這種行為」。 

    【從現在到就職典禮這段時間,該團隊必須為新政府填補 4000 個政務職缺,我們要在 9 周的時間之內任用 4000 人。】 

    【在2016-11-11同川普的談話中,我們發現他似乎已經開始適應這個任重道遠(the enormity and gravity)的新角色,他會有所節制(subdued)。我們想知道,作為總統他今後是否會收斂辭令,降低火焰(temper his rhetoric, lower the flame)。】  

    萊絲莉:你會要求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蕊·克林頓的「郵件門」嗎? 就向你當面對她說的,你會把她送進監獄嗎? 

    川普:我覺得我會專注於工作,我想把精力放在就業機會、醫療保健、邊境和移民方面,推出一個非常好的移民法案。我想更多的去關注那些我們一直在討論的事情,讓整個國家步入正軌(get the country straightened away)。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公然支持川普的鬼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異性婚姻比同性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