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要辦學績效好,社區觀感佳,最簡單最明顯的辦法,就是交出一張亮麗的升學榜單;而在現行只考選擇題的考試制度下,要交出一張看得過去的升學榜單,其實也不難,只要集中成績優秀的學生,教材反覆精熟練習,把學生磨成考試機器,絕對效果立現。

    校長治校,要處理校務大小事,升學不是唯一,卻是最佳利器。升學率高的國中,吸引著國小成績優秀的應屆畢業生,甚至不惜跨區越界,伴隨而來的是配合度高的家長會,有利協助校長推展校務。

    而家長會跟學校的關係,就比較複雜;我在溪崑20年,歷經四位校長,看著兩者關係很明顯地轉變。

    先就校長的立場來看,基本上,校長辦學治校,會考量的是辦學成效能否在學區裡搏得好評,名聲遠播,讓家長趨之若騖,主動送學生入學?

    第一任校長林昭穆任內,是家長會最囂張的時候,福利社、午餐便當、學生制服、工程招標...等等等,幾乎都是家長會的利益範圍,膽小怕事的林校長為了避嫌避禍,甚至把校長室裝上鐵門鐵窗,防止閒雜人等的進出,那時候,我以為溪崑的家長會就是黑道勢力的代名詞

    第二任校長黃玠就不一樣了,他跟家長會相處融洽,兩者間合作無間,校內老傳言校長在福利社、工程款部份拿得兇,甚至總務處的職員蓋章蓋到怕,有機會就盡量往縣府調(離開溪崑),縣府也來派員來查過帳,不過,總是查無此事,只能說,校長厲害!

    當時,溪崑有學生3、4000人,每節下課,福利社都是購買人潮,貨車隨時進入校園補貨,從未間斷,福利社裡面是什麼都賣,常常聽到同事說著「福利社利潤驚人,家長會全拿,當然,少不了校長那一份....。」

    後來,學校裡有一批老師在校務會議中提案成功,組成「師生消費合作社委員會」,由老師投票推舉代表介入監督,福利社的財務才開始公開透明。

    會對家長會印象有一點點的改觀,是在第三任校長黃文煜時,黃校長在公開場合常說,填寫分發志願時,溪崑從來都不是他的第一選項,是家長會到林口國中找他,一再拜託後,他才願意請調來溪崑。

    當時的溪崑,真的有點烏煙瘴氣,是板橋地區有名的流氓學校,學生在意的是常在「地下室」群聚的一群老師,他們幾乎是以幫派手法處理學生行為問題,他們是校園裡真正的老大,而生教組根本管不動學生,或者是學生根本不把生教組放在眼底。

    在黃校長任內,裁撤地下室,學務處恢復正常功能,校園秩序回到正常軌道,短短三年,盡除十年之弊,可見黃校長辦事能力極強。黃校長曾對當時的生教組長說,「我把學生交給你,你要有本事管得讓學生心服口服,不要讓地下室的那群老師看笑話...」,在黃校長的器重下,學務處是全校最用心的處室,最早到校、最晚離校、自動加班....

    黃校長對校園生態很熟悉,也有改革魄力與辦法,在他任內,鮮少聽聞地方政治勢力與在地經濟利益介入校園,但他的變革僅止於此。

    曾經跟他聊過,「有可能讓溪崑的教學正常化嗎?」

    他很清楚這個問題,他說「當然,這是溪崑的下一步,而且這是唯一的路,大工程,需要很長的時間.... 我不可能做這件事,也不會做這件事,在溪崑,我能做的已經做了....」,他的生涯規劃是高中校長,來溪崑只做整頓校園秩序一事,既然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接下來,只要有空缺機會就會往上爬,四年一屆未任滿,他就高昇清水高中。

    回想起來,溪崑國中只是黃校長的中繼站,他一心想要在體制內往上爬,他可以把校務辦的很亮眼,也可以對利益保持距離深具戒心,但他不會挑戰體制。就像溪崑國中的問題在能力分班,終結桎梏,要取消「能力分班」,但他不敢忤逆家長的升學主義。從校長與家長會兩者互動關係來看,或者可以說,拼升學,是校長與家長會利益共生下的產物。


    延伸閱讀:

    班級不只是學習的場所,更是生活的單位

    打破「常態編班」的迷思(周祝瑛)

    校長拒能力分班180位新生不報到

    縱容違法編班? 南投縣否認

    12年國教在鄉下:開往平地的專車、搶破頭的能力分班(陳德愉)


    普世價值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當學生家長以消費者自居時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公然支持川普的鬼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