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如玉在高中幾位好同學的群組中問:妳還記得以前當班長要負責謄寫全班期中考分數的事嗎?

    我:完全不記得了!這聽起來很恐怖,我一定是選擇性遺忘了,哈哈。

    她:蠢死了,分數至上的世界。

    我:對啊,荼毒人心至深,後來花了好多年去毒,還不一定去乾淨了...會考試的,不免有種莫名的驕傲,不會考試的,有種莫名的自卑,太扭曲了。好像人生就是要這樣分高下的,把每個人都變成潛在的敵人,而不鼓勵互相幫助,百花齊放。不能真真正正欣賞自己,欣賞每個人。

    她:高一第一次期中考49名,後來最好的成績也只能拚到20名,整個高中除了練儀隊,好像都是自卑跟不開心居多,但過了20年,整個教育環境似乎也沒什麼改善,真是悲哀~上週還有一個建中的跳樓

    涵涵:以前偶爾還會夢到早自習考數學都不會寫…

    雅琴:可能是選擇性記憶,高中壓力雖然很大,但很多美好的同儕回憶,直到現在,還是覺得高中的同學是最精彩特別的。也是那種制度下,我才有機會進北一女,認識大家!

    智晴:其實...我覺得很幸運可以念北一女...我在國小國中時不太開心,是常態分班,我要努力尋找求生方式…上了北一女,認識意氣相投的妳們,又可做想做的事(雖然有些很奇怪),我覺得是一生中最開心的一段時光。

    我突然驚覺,類似的討論,在這個群組中也曾有過,但我今天才發現,這個「因為考試升學我們才會遇到同質性的朋友」的邏輯推論是有問題的!因為,大家口中所說的念北一女的「好處」,並不一定要透過成績至上的升學制度才能達到,甚至,在這個制度下,很多本來或許會跟我們成為知心好友的人,因為不會考試或是不愛念書,因此就無緣認識我們了啊!

    「因為用考試來分班來決定學校的制度,所以我們才會認識」的推論,跟我哥有次說「要是國民黨沒有來(我爸是49移民),你就不會生下來了」一樣無厘頭,與郝柏村「沒有過去的戒嚴,就沒有今天的自由民主」一樣倒果為因了!

    所以,我在群組回應說:我們是何其幸運可以成為相契的朋友!但我覺得那不必然是升學制度的功勞,而是命運巧妙的安排 ^^」並且也做了一點說明,不過,大家好像就沒有什麼興趣繼續討論了。

    我後來看到一篇顏擇雅的文章(顏擇雅:要不要有明星高中?),也貼在群組給大家參考。她的主要論點,一個是:「李家同反對免試入學,是看重考試的公平性。我卻認為考試的榮辱分配會製造更大的不公平。窮小孩因為種種因素,往往小學就學業落後。等他上國中,有自主意識了,正想急起直追,考試卻幫他貼上「不會念書」標籤。明星高中存在,只會讓他更得不到他需要的課輔資源,更想早早放棄。」

    另外,因為她自己也讀過明星高中,知道身在其中的「愉快滋味」和「致命傷」,致命傷就是,同質性太高,缺乏與不同背景的人溝通的能力。她這樣寫:

    以如今的後見之明,我會如此告訴孩子:「我知道考進明星高中是你人生一大成就,但等你出社會就會發現,根本沒人管你念什麼高中。高中三年,如果周遭都是很會念書的人,你會比較容易找到朋友一起討論叔本華是真的,但長遠來說,卻有礙你理解腦袋跟你不一樣的人在想什麼。因此,如果想要打好溝通力的底子,還是別念明星高中比較好。」

    這個世界需要溝通對話的能力,但是,考試升學和明星高中製造的障礙遠多於流動。

    延伸閱讀:十二年國教入學制度的問題與改革 (林國明)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父以子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未來需要的人才特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