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不能再高了
    我們對溫度的標價
    在一個接著一個季節被賤售之後

    煙囪的表情被美化
    成天公長長的
    圍巾
    一圈又一圈
    將這星球的呼吸緊緊
    綑綁

    不能再高了
    墓碑專心地數著海膽
    柏油路上有小丑魚與海葵的初戀

    已經打烊的博物館
    陳列著
    馬爾地夫吐瓦魯吉里巴斯
    停售商品喚起的記憶
    證明
    那裡長大的人
    夢裡都是鹽

    不能再高了
    冰原的臉已經拉到極致
    誰還忍心隨手丟出
    即便只是一小撮不冷不熱的
    笑話

    白熊睡塌了鄰居的屋頂
    有陌生的顏色
    闖入不摻雜質的襁褓
    是誰
    是誰
    在夢裡呼喊著雪
    雪呼喊著漸走漸遠的
    冬天

    不能再高了
    不能再高了
    盯著開發案官員眼鏡的度數
    求救的聲帶極力振動的頻率
    飢渴的土地伸出的雙手
    珊瑚殘骸向上凝視的角度

    還有
    孩子們夢見巨浪的
    次數

    PS. 紀錄片〈洪水來臨前〉觀後感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隧道盡頭的亮光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需要什麼樣的通才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