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部屬前兩天因為被高層責怪,跟我提出說要離職,他是很認真的員工,在公司前後共10年了,除了認真專業,做事負責盡職,他還想方設法,減少不必要的開銷,為公司省了不少錢。這樣全心付出,不求回報,或許因為被責怪覺得委屈,升起不如歸去的念頭。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我倆才有空坐下來聊聊。一開始,為了緩和氣氛,我們談到他的家人。 

    媽媽因糖尿病治療不慎成了植物人,在療養院待著,每次去看他就感覺很不忍心。當初簽了不急救同意書(DNR),結果醫院不知怎麼,用電擊急救最後變成植物人。 

    老爸最近也因為高血壓中風住院,讓他身心更加難以負荷。 

    在家裡,他是獨子,上面有一個姊姊,但是養了三個孩子,又要付房貸,經濟上是有很大的壓力。 

    「如果今天是你的最後一天,你會想要做什麼?」 

    他說想要去發洩性慾或做一些這一生壓抑不敢做的事。我聽了愣了一下。心想他是怎麼在看待這個生命的。 

    原來他覺得生命沒了,一切就結束了,前半生做為一個人,戰戰兢兢,只為了盡一個人養家活口的責任。 

    「生命的意義是什麼?」我試探著問。 

    他想了一想,說以前學校課本有教過,感覺很不實際。 

    跟他分享了生死的課題,靈、魂、體的意義,這肉體或許會敗壞,但是靈魂不死,過去、現在、未來,生生世世,生命是永續的,差別只在改頭換面,業力習慣改變不大。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是老子說的。生命的意義就是自然。 

    問他什麼是自然,同性戀是不是自然?他說不是。我說以前自己也覺得不是,現在卻認為是。自然就是不造作,有我的要就是造作,就不是自然。 

    儒家提倡倫理忠孝節義,其實是為了表面的「矜而不爭」,美化不自然的倫理階序為禮義,讓人內化家族內外的階序結構,使階序中任何角色或身分間都有上下高低的主從釐定,人只能在倫理階序中做階序人,不再有思考的自由與獨立,行動上、說話上,不受尊重,從而失去個性,這就是造作,不是自然。 

    他說他也很不喜歡東方的觀念,比較喜歡西方社會崇尚自由沒有拘束。我說沒錯,但自由是要互相尊重的,允許每個人都能有自己的自由,但也要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 

    「工作不是為了五斗米折腰,工作是為了真正的愛。」我們在職場傳播真正的愛,這樣的生命才有尊嚴,也才有意義。同樣愛自己的家人,就不可能不愛鄰人,因為我們愛鄰人,鄰人也會愛我們的家人,這樣才是真正在愛家人。 

    他是很典型的台灣職場的工作者,每天超時工作,只為了盡一份責任。生命就這樣一天天過,但就像走在烏漆八黑的隧道,看不到隧道盡頭的亮光。 

    今天沒有跟他談工作,只想給他一點燭光,照亮他隧道裡的生命,讓他認識自己。因為要走出生命的窠臼,要先學會觀察和認識自己,從認識自己開始。 

    他沒有再提離職,相信能夠看到生命的光,比任何事都來得重要。我們從上帝處得來生命的光,同樣地,要把它傳送出去。 


    人籟萬千 / 職場即道場

       

上一篇:每天都問自己世界怎樣會更好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不能再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