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跟兩位同期進入成功嶺的小學弟,談到軍中的訓練方式很糟糕,不把人當人,把人當狗,真的是在踐踏人的尊嚴,殘害人的心靈。到現在還在用「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這句話來合理化他們的行為。

    最令人難過的是,看到那些職業軍人根本就沒有尊重軍人的這個職業。

    舉例來說,各軍種單位會輪流來成功嶺招募志願役,但不論哪個單位,介紹詞千篇一律,都是薪水如何、福利怎樣,卻沒有談他們的部隊是在做什麼的,他們如何以自己的部隊為榮。

    軍人這個職業,在國外,可以是志業,可以是無比有尊嚴的,但是,在「中華民國」,這些職業軍人卻對自己的職業,採取完全放棄的態度。

    其中一位學弟說,他把想法寫在日記中,一位長官讀到他的日記,把他「請去喝茶」。他對那位長官說,我們來成功嶺之前,對國軍的印象就很不好了,進來以後更發現,之前不好的風聲都是真的,而且,甚至更差。請想想看,我們這600人離開了部隊以後,回到我們生活環境,一定會跟身邊的家人朋友分享。可見,一梯次遠不只是600人,可以是幾千人、甚至擴散出去到上萬人,內心都會對國軍有很不好的印象,這樣下去,不可能招募到人的啊。

    他講話的方式,有讓對方覺得他是站在他們那邊的,而不是跟他們對立。

    一個國家裡的每個人,對自己的職業是否有榮譽感,跟整個社會的和平繁榮有關,如果到處都是看不起自己、輕賤自己職業的人,這個社會不可能幸福,不可能有創造力、競爭力的。

    他很驚訝,部隊怎麼那麼窮,老舊的東西,只要還能用都不能換,比如說,電線還是最舊的那種,非常容易脆裂,有個同梯去幫忙修理,需要防火膠帶(就是做水電最基本的那種),長官卻說沒有、也不能買,只能用透明膠帶!那位同梯很生氣,心想,好,你們那麼不在意安危跟品質,那我就用透明膠帶。在牽電線的過程中,不小心纏到一位志願役的脖子,那位志願役居然說,你把我勒死算了,要不是為了四萬塊,我幹嘛要來這裡!生不如死!

    其實,他們這個世代,已經對人權很有敏感度了,但面對人權的侵犯,不見得會出聲反對。他在部隊裡,會試著據理力爭他應有的權利,比如說,部隊裡很多時間都是在某種很沒有效率的程序中、毫無意義的等待,他就會利用來看書或寫筆記,儘管會被罵,他還是爭取,只要書夠小本、放在口袋裡,就沒有問題。同梯的人也會因為看到他願意爭取,也發現其實可以有不同的可能性。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懂獨立懂自由、也敢獨立敢自由的人,當更多人願意以身示現,這個社會的空間,就有可能被打開!

    我問他不擔心被威脅嗎?他說,可能因為洪仲丘的犧牲,現在真的改善很多,有申訴管道,而且也管用。比如說,有一位班長,很讓大家頭痛、同時也很讓小兵們看不起,他對新兵很粗暴,在長官面前又逢迎拍馬,很沒骨氣,有幾個人被他整到受不了去申訴,結果,系統真的有受理,後來,班長當面跟被他不當對待的新兵道歉。他回家跟父親分享這件事,父親說,在他們那個年代是完全無法想像的!

    另外他講到,部隊裡,都是高中畢業或大學畢業的台北人,幾乎都沒有離開過家,所以,都很容易想家。一群年輕男生聚集在一起,常常就會討論到女朋友的事,有女朋友的人,很沒有安全感,因為,現在時代通訊軟體發達,回應立即而迅速,大家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似乎更沒有耐心了。偏偏在成功嶺不能用手機,只能寄信,或是等到週末放假。因為他自己在感情方面有些經驗,他就會給同梯一些回饋,比如說,可以「把自己的感受不帶指責、很真誠地告訴對方。」有人試著這麼做,結果,女友也開始說出自己的感受,才知道,原來自己也根本不知道女友在想什麼,講開以後,彼此都好多了,原來這就是溝通!同梯很感謝他說:他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他自己其實也是因為經歷感情上的問題,才開始找資源,他喜歡狄波頓(Alain de Botton)人生學校提供的指引,也很喜歡陳雪的戀愛課,補足了教育體制內沒有這一塊的缺憾。雖然他的父母沒有離婚,外表看起來是典型夫妻,但其實並不幸福,尤其是,當他看到自己的母親,如何在婚姻裡犧牲,沒有開展出自己的人生的那種遺憾,他很心痛。母親在婆媳關係中受苦,在扶養他的過程中,不斷接受來自外在的壓力和指責,怎麼做都不是,他想像,如果是他站在母親的那個角色,可能早就崩潰了!

    他現在跟一位學妹在談遠距戀愛,對方是日本人。他們本來就是好朋友,進入了關係不久,開始發現很難磨合,幾度想要放棄,後來他手寫了一封長信,邀請對方一起來面對自己,讓自己更好,對方也用手寫、回了一封很成熟的信,說經過深思,她願意試試看。如今,兩人還在努力。

    不過,在談話中,聽到比較多是他在講對方的抗拒面對,我反問他看到自己的什麼呢?他說,看到自己會寂寞,會沒有安全感,會要對方回應,也會用一種父母給他的呵護,去呵護她。他承認那份心是無比溫柔的,想要付出的,但可能並不是那麼無所求。他內心也會有一點「我可以拯救這個來自破碎家庭的女孩」的自以為是。

    我可以跟他分享的、也是我的親身體驗是:在一起真的是成全,我們要的都是對方更好更幸福,但,那個讓他更好更幸福的人,不必是我。這才是真正的愛。


    人籟萬千 / 人際關係

       

上一篇:又老又病能有價值?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每天都問自己世界怎樣會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