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How to make ill elderly feel valued?

    昨天出診看2個病人。家屬很認真照顧,也樂意與我們互動。其中一位臥床的80多歲阿嫲,很是可愛,護理師在床邊帶他一起做肢體運動,他做得起勁,話多、有笑容,護理師還去臉龐親她一下。老人家就需要這樣的連結,這比任何身心科的藥物還有效呢。尋伺著這動力如何在我們離開後,還繼續維持呢?

    他們想外出走走嗎?腦海裡浮現一些旅行社為滿足銀髮族的旅遊需求而設計打包的「無障礙接送服務」…

    如果每天的生活最迫切的就是吃(鼻胃管)和尿(尿管),如何讓她脫離這些管路呢?但這是她的需求嗎?還是她覺得這樣就好了...

    詢問中,病人說了『自由』這兩個字,讓我眼睛一亮。

    繼續追問,什麼是您講的自由?

    就是能夠隨心所欲。我喜歡乾淨,不喜歡尿管裡的尿髒髒的..

    這是尊嚴的問題,我們都喜歡自己在別人眼中是乾淨的。

    回應她:「喔,現在水喝得多了,尿應會慢慢乾淨些。」

    護理師鼓勵他每天做這些床上運動,我心想,動力從哪裡來呢?有何誘因?

    看了《今周刊》岸見一郎寫的《老後的「自我否定」 才是最可怕的問題》,其中一段文字:

    所謂的貢獻,並不是非得要去做些什麼才能達到。就算如今已經辦不到年輕時做過的事,絕不會因為在行為上無法貢獻他人,自己的價值就會有一絲一毫的減損。就算身體動彈不得,完全需要身旁他人的照顧,仍然可以覺得自己有價值,這是需要勇氣的。

    想像,如果床上躺的是我,如何覺得自己有價值,有活著的動力?

    如果對世間不再能付出什麼,還會覺得自己有價值嗎?活著就是見證生命的神奇與喜樂。當老耄耄又渾身是病、什麼都不能自主、都要靠人照顧時,只要能心情快樂得起來,就比較容易活得有尊嚴吧。

    「身體動彈不得,完全需要身旁他人的照顧,還覺得自己有尊嚴嗎?」很多老人需要拄杖,卻覺得拿柺杖沒有面子,寧願冒著跌跤的風險。能夠不再逞強,也算是一種勇氣!人很容易看不起自己,罵自己沒路用、一無是處,當不再看不起自己,不再罵自己,也是需要勇氣的。

    活著,活下去的動力,在生病的老人家更需要耶。

    上週到嘉義開會,在宅醫療學會安排的演講,林金立理事長分享一位常拔鼻胃管的阿嫲,這個案在其他地方,一定會被約束,綁起來。他們發現讓她抱著洋娃娃,阿嫲就會停止去拔管的衝動。活著,需要溫暖的流動,需要好的連結!


    人籟萬千 / 醫病關係

       

上一篇:性傾向無障礙的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失落的軍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