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今年上映的法國電影「The Innocents(何辜?)」,有的國家用拉丁語Agnus Dei做片名,意謂上帝的羔羊(The Lamb of God)。講的是在1945年,一個在華沙的法國紅十字會女醫師,突然遇到一位前來求助的波蘭修女,語言不通之下,跟著對方到了她們的修道院,才知道,蘇聯軍人侵入院中,強暴了所有人,而當中有七位修女都懷孕了。

    修道院院長為了保護修道院和修女的名譽,竟然將一位修女所生的嬰兒送到冰天雪地去凍死,嬰兒的母親不堪失子之痛,選擇自殺,兩條人命就這樣不見了。除了七位修女懷孕生子,院長也罹染了梅毒,她雖痛苦卻拒絕治療,因為她認為: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意思。

    被強暴是天主的意思?懷孕是天主的意思?把孩子殺死難道也是天主的意思嗎?院長不願向外界求援,自己染了梅毒不願接受治療,也是天主的意思?修女有孕是醜聞?強暴受孕的胎兒有罪?

    腦海突然浮現一句話:「所有發生的事情背後,都有上帝的美意。」但這句話到底要怎麼跟這故事連接呢?

    已經發生了,我們要用什麼心來對待?世間在裏面。所有的發生都發生在身上,好的壞的都在裏面,才叫世間。只有好的沒有壞的,就不叫世間;只有好的沒有壞的,就不叫無常。

    如果我們是那些修女,在境界中深深感到痛苦與無助,但是還是要相信每個境界都有上帝的美意,意思就是,相信這苦迫不堪的境界中上帝與我同在,祂不會離棄我,祂正指引我更勇敢、更喜心地面對,指引我看到了世間苦難之大,而我所受的只是苦難中的一個微波而已。上帝的愛幫助我在苦難中心量不斷的打開。

    往源頭再看,我同時也看到了:上帝給人獨立判斷的能力與選擇的自由,但人卻很容易自以為義(是),不跟別人對話、交流,先入為主,只聽到自己內心的迷執,聽不到上帝的聲音卻以為聽到,尤其居高位者,有可能因為自我感覺良好,而讓偏差的思惟越來越大,一意孤行,結果是以閉鎖的心靈在禱告,只聽自己要聽的,誤認自己的判斷是上帝的意旨,而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

    信會動搖的但不會破碎,如同年輕修女瑪利亞跟女醫生說的,信仰是24小時的懷疑和1分鐘的希望(“Faith is 24 hours of doubt, and one minute of hope.”),聽懂上帝的意思,不容易啊!除了要安靜下來,還需要一顆放空的心,願意在每一個當下,領受老天賦予的一切因緣條件,與時俱進地傾聽、交流,讓四面八方的信息進來,做最好的抉擇…。

    上帝是無掛無礙的空行者,空行者的心永遠尋伺主動喜樂,女修道院院長凍結了上帝賦予的自由與靈活,陷入鉅大的無明偏執的牢籠,自己無明偏執(視女體、男女交合、懷孕為罪惡)還要別人跟著一起無明偏執。幸好遇到一個不信宗教的女醫生,她比迷信的女修道院院長更懂上帝賦予的自由是什麼。她機智冷靜,從鎮上帶回了一群孤兒跟修女們一起生活,幫助掩飾修女懷孕生子的事實,整個修道院才漸漸走出陰霾。


    人籟萬千 / 三昧智

       

上一篇:誰與病人自主權對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荷蘭擬提供人生完成的長者自殺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