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吳桑跟幾位朋友在1989年創業成立公司,代理銷售日商Canon的影印設備,從他口中,我終於知道常被人詬病的「共同採購招標」是怎麼回事?

    「這是政府的採購法,已經實施15年了...有意願的廠商來投標,得標的廠商跟公家機構簽『共同供應契約』....做公家生意的好處是量大,但價格會被壓低,政府的底標每年都會依原價打個3%到5%,一年年折扣下來...廠商的利潤就這樣被吃掉了。」

    「跟公家機關做生意,一種方式是賣的。CANON、SHARP、TOSHIBA三家競標,CANON的成本價2萬五,開價3萬,SHARP價格是2萬,TOSHIBA開價2萬五,一定是最低價得標,為了要做公家生意,結果所有廠商都跟進變成2萬。」

    「最過份是三年前,20萬的彩色影印機,市價24萬,開標價是成本價(20萬)的6折,12萬,原本有四五百家做公家機關生意的廠商,只剩下100家,而且要像夏普那樣的大廠才留得下來。」

    「去年,原價20萬的機器已經被政府削價成12萬了,結果又再打8折,變成10萬....要不要做,自己決定。」

    「另外一個方案是用租的,成本12萬的黑白影印機,月租3000,兩年一租。今年五月剛開完標,參加投標廠商租單大都是寫2800左右,結果沒有一家廠商進入底標,後來是震旦行表示願意照底標跟進,結果底標開出來是月租1000....;政府招標方式不合理,再加上同行跟進,把市場的價格弄亂,真的是一群笨蛋!」

    「會留下來的廠商有的是因為他們的客戶都是公家機關,只要硬著頭皮撐下去,我的公司不靠公家吃飯,公家機關在我的客戶群裡只有10%,我還有別的生意管道」,他的最後結論,「錯誤的政策讓台灣整體經濟環境倒退....跟民間做生意,賺少一點,跟政府做生意,一定虧錢。」

    「大環境真的差很多」,吳桑說:「做影印設備的,賺的是耗材費跟服務費,就是要有長期經營的準備。以前,一台機器是三年回收成本,現在要五年才能回收成本,接下才是實賺...」,他解釋公司的運作方式,「一台每分鐘可影印50張的高速影印機,價格30萬,每月租金10000元,三年可以回本,而且大公司也差不多是三年會換新機型,如果他們覺得原來的機器好用,想要繼續續約,我們優待客戶會調整為每月租金6000元,保持客源穩定,也是實賺;現在行情是一台12萬的彩色影印機,月租2300,合約5年,才能回本。」

    「影印費用,以前1萬張黑白影印,賺1500以上,500張彩色影印,賺2500,現在黑白1萬張,賺800,彩色500張,賺400」,吳桑還蠻強調彩色影印,因為「有的客戶是營建公司,彩色影印的數量大,每個月的影印費用少則3萬,多則7萬。」

    「最盛時期,我們在外面有600台機器,現在大概是520台左右,我們就是用這些基本台就來維持公司開銷。」

    「公司經營約20年,服務有口碑,老客戶很支持我們,會幫忙介紹新客戶;我們又有各種不同的機種,可以配合新客戶的經濟狀態,如果新客戶的是創業剛起步,我們會推薦已經回收成本的舊機器(基本上,一台影印機用10年沒有問題,甚至有的還可以用到15年),可以降低租金,也算是服務客戶,等到一兩年過去了,新客戶經濟狀況也比較穩定,他們也會考慮跟我們租新的機器。」 

    吳桑的公司成立17年,有員工16人,他跟一般企業主的做法不同,「我是以員工實薪投保勞健保,勞基法怎麼規定,我們就怎麼走.....」,公司每月勞退勞保健保支出約15萬左右,蠻龐大的固定開銷。

    他認為「員工都是技術人員,每月薪水大概4萬多,很少超過5萬,要養家真的有點困難,我很願意實報,我能做的也是實報,至少,這樣員工以後的退休生活比較有保障。」

    員工薪水怎麼算呢?

    「比照公家機構放假,月薪計算,颱風假也有錢可領;底薪23000,全勤1000,機車維修費1500,員工每人每月約負責保養70台機器,他們的獎金是按機器價格的比例計算,計算方式是浮動的,機器7萬元,7%是獎金,所以保養一次可以拿4900,最高可以拿到11%,機器12萬,可領13000;所以,底薪、全勤、獎金等等的加起來,大概月薪約4萬多。」

    「震旦行的員工也是領4萬多,但是,他們每個月要負責150台機器,每天都要加班到七八點才做得完,太血汗了」,相形下,吳桑的公司是完全正常上下班,「5點半左右公司就沒人了,會留在公司的大部分是在聊天。」

    我算了一下,每個月員工薪水大約是80萬,再加上勞退勞健保的15萬,公司每月盈餘要在100萬以上(吳桑說公司盈餘是110~130萬)。

    「不過,也不是那麼順啦!」他補充著「前年很慘,好幾個月都沒有結餘,快要做不下去...今年才慢慢回復平穩,做生意心臟要很強的!」

    「老闆很想帶著員工成長,但是也要看員工願不願意...」,吳桑希望公司的營運可以更上一層樓,目前最大的困難是員工把自己的技術能力與工作角色侷限了。

    吳桑的想法是「老客戶可以重新開發」,「公司不只是有影印機、還有電話系統、複合機、個人辦公設備、列表機、碎紙機;我把DM都印好了,只要員工到客戶那裡維修的時候,順便介紹一下公司還有別的產品,就可以了,他們就是不願意...,他們覺得那是業務開發的工作,把技術跟業務分得太清楚了....。」

    「員工的想法是現在推銷列表機,以後就要幫客戶做保養,他們不想,他們只要做影印機就好了...他們沒有想到列表機的耗材實價2000,市售2600,他們如果對客戶增加列表機的服務,其實也是在增加自己的收入。」

    他說「公司福利好,人事流動率低,目前是有7位技術人員超過10年,但是,大家認為自己只是員工,天塌了交給老闆擔心就好了,沒有想要繼續學習的心,這不是件好事...市場越來越小,大型企業出走帶動著中下游產業也跟著外移,以後我把公司收起來了,他們要怎麼辦?」

    因為公司勞資結構穩定,吳桑對「一例一休」完全無感。


    普世價值 / 勞動人權

       

上一篇:死刑意謂生命比自由重要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慣老闆是誰慣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