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G20杭州峰会文艺晚会《最忆是杭州》的影片,真是法西斯美學的極致!一開始,是春江花月夜和採茶舞曲,上百位採茶女,以整齊劃一的動作,排列出各式各樣的隊形,每個人看起來都一模一樣,就像萬里長城上的一塊磚,不禁想起高中時參加國慶典禮的感覺。

    13分48秒時,帶到琵琶演奏家的特寫,她的笑容不自然到令人感覺毛骨悚然。接著是梁山伯與祝英台,先由兩位越劇女演員詮釋一段,接著,音樂變成耳熟的梁祝小提琴協奏曲,由一對男女舞者用肢體詮釋轟轟烈烈的愛情,搭配炫麗的投影,最後在小提琴獨奏中,兩人表情十分陶醉地化作蝴蝶了。

    再來,是古琴、大提琴、中國鼓的音樂,搭配兒童念唱詩經小雅‧鹿鳴:「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笙…」還有一群人表演武術。25分17秒時,又帶到其中一位女孩的特寫,大大的笑容,不知怎地,我覺得她眼神像似精緻的瓷娃娃偶。

    接下來,中國風味的杭州西湖,居然變身為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了,穿著蓬蓬裙的舞者們,在淺水中起舞,搭配一人可以幻化成數十人的投影特效,和自然的湖面倒影,的確有種特別的視覺效果,然而,柴可夫斯基的音樂是那麼悲愴,天鵝湖的愛情故事又是那麼淒涼,在這個去脈絡的節錄中,舞者們卻帶著淺淺的微笑,感覺像沒有靈魂的花瓶。這段落大概在說,你們西方的藝術經典,技巧上我們也都沒問題啦!

    下一段,是我唯一真的有感動的,那就是一位鋼琴獨奏家吳牧野,浮在水面上,彈奏著德布西的月光,但後來加入了交響樂團的配樂,編曲的感覺,破壞了原本很純粹的質感,好像把麗質天生的美女化了妝。

    這之後,氣氛大變,進入組曲「我和我的祖國」,小女孩唱著:「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無論我走到哪裡,都流出一首讚歌…你用你那母親的脈搏,和我訴說。」成年男子唱著:「我的祖國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浪是那海的赤子,海是那浪的依托,每當大海在微笑,我就是笑的漩渦,我分擔著海的憂愁,分享海的快樂。我最親愛的祖國,你是大海永不乾涸,永遠給我碧浪清波,心中的歌。」對兒童來說,祖國是母親,對男人來說,祖國是父親啊。

    然後是女高音獨唱茉莉花,搭配著上百名女子,手拿紅傘、身著高衩旗袍,在水上婀娜多姿、蓮步輕移,完全把女性物化、別有西方看東方的異國情調!

    最後,以貝多芬的《歡樂頌》合唱,搭配人工水舞,做為大結局,閃亮亮的G20從水中冉冉升起,煙火四射,來到最高潮。散場時,背景則是中國人大概會譯做《友誼地久天長》的蘇格蘭民謠《Auld Lang Syne》。

    這一場文藝晚會中,有來自中國也有來自西方的音樂,不免有種中國要跟西方較量的意味,但也證明了,好的音樂,是可以超越語言國界的。好的文化,是全人類文明共同的財產,並不獨屬於某群人,而是屬於懂得的人的,試想,如果沒有普契尼的杜蘭朵,世界上會有那麼多西方人知道茉莉花的旋律嗎?

    技巧上,中國的藝術家表演者們,都有一定水準,致命的瑕疵是情感假假的,好像被什麼包住一樣,本來說不太出來為什麼,但當我看到習大大和彭麻麻的特寫鏡頭時,恍然大悟,那就是老大哥隨時在看著你的感覺啊!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親緣完勝血緣?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漢文化的緊箍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