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的意外爸爸》影片的主軸是兩個職業和個性大不相同的家庭,因為護士的嫉妒,惡作劇調換兩家小嬰兒,導致他們必須重新面對血緣和親情的衝突。 

    劇中呈現了兩位截然不同的父親,良多畢業自一流大學,在上級倚重的建築業上班,住在如賓館的房子,是一般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另一位爸爸雄大,是個住在小鎮的電器商,家中食指浩繁,他則是抱著「明天能做的事,今天絕不做」的心,傭慵懶懶的在過日子。

    雖然良多是人生勝利組,但在與小孩相處上,反而不擅長。為了工作,他一再食言說要陪小孩參加活動。生長在嚴謹家庭的他,也未曾有與父親玩樂,一同放風箏的回憶。雄大則是說放就放,常常一頭就栽入與小孩嘻嘻哈哈玩樂的情境中。雄大良多父親是個不可取代的工作,不是工作不可取代良多聽不下去,認為雄大沒資格對他說三道四。

    良多原本對溫吞敏感善良的兒子慶太就不是很滿意,認為太溫吞以後會吃虧。慶太的琴藝只停留在簡單的曲子,良多也認為他為何不更努力些。當他知道慶太非他親生,他對太太說了一句「果然」。良多認為自己的血緣比較優秀。而且他也相信只要把小孩換過來,孩子就會愈來愈像自己。

    但是他忽略了六年生活在一起所培養出的感情和默契、信任,不是說換就可換的。換了之後,由雄大撫養的琉晴,習慣了家裡的歡樂、自由與溫暖。來到良多的家,一開始就被要求要學英文、進浴室要安靜等等,壓抑的他只好在鏡面畫圖和用力按鋼琴來紓壓。最後他選擇偷偷的跑回原來的家。

    來到雄大家的慶太,遭遇截然不同,雄大善於和孩子打成一片,雄大的太太也不強求他叫媽媽,只是像家人一樣的對待他。然而,慶太從一開始知道自己不是良多的親生兒開始,就變得小心謹慎,當良多來找琉晴,卻忽略他的存在時,在在都使得他的心受傷。

    轉變的開始是良多看到琉晴的不開心,才願意稍微放下工作,與琉晴玩起槍戰遊戲,一同在陽台看星。當他看到慶太曾使用他的相機,偷偷拍下他的影像,他冷淡的心才消融了。

    劇中似乎著墨較多於良多的改變。但大人的自以為是,擅自為小孩做決定的結果,造成兩家的碰撞與兵荒馬亂。因為小孩的不適應和痛苦,也才翻轉了人生勝利組的良多的無感,重新在意周遭每一個人的感覺。

    電影《我的意外爸爸》日文原名為《そして父になる》,原意是:「如是成為父親」。電影英文片譯名是《Like Father, Like Son》,中國譯為《如父如子》,香港譯為《誰調換了我的父親》,或許在探問「什麼才是父親?」史帝夫‧賈伯斯兩歲時生母就送給人領養,之後只認養父不認生父,教養真的比血緣重要太多。賈伯斯23歲時與女友意外生下Lisa,因與女友常爭執得不可開交而不肯承認自己是父親,直到Lisa 9歲時經由姑姑(賈伯斯妹妹)Mona的協助,或許也因Lisa一直沒有養父,父女才真正團圓,血緣此時有了特定的連結。

    圖示:賈伯斯與他的敘利亞裔生父從未相認。

    圖示:1986年賈伯斯與女兒Lisa 8歲時。

    圖示:1989年賈伯斯與女兒Lisa 11歲時。


    人籟萬千 / 我的家庭

       

上一篇:布基尼的背後是暴力或自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老大哥的法西斯美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