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作家Gavin Mortimer在《旁觀者》雜誌8月25日的一篇文章,標題是《法國禁止布基尼是正確的(France is right to ban the burkini)》,裡面談到法國市政當局決定禁止婦女在公共海灘上穿著布基尼,引起英國媒體的一片撻伐,但作者的女友一個月前才因為穿著在加油站遭到法國穆斯林的輕蔑和威脅。

    法國因為穆斯林的政教不分離,在社會上出現很多類似的案例,對女性身體自由的箝制,對女性社會地位的壓抑,甚至於對女性的粗魯不尊重。

    在法國,兩千五百座清真寺中,約有一百座是由標榜最清真的薩拉菲主義者(Salafists)所控制。薩拉菲主義者是穆斯林遜尼派中最保守的,也是最喜歡干預他人穿戴的,他們堅持傳統的伊斯蘭教義與價值。在他們眼中,穆斯林婦女的好壞可以一刀切:好的穆斯林會穿布基尼,壞的穆斯林穿比基尼。

    法國對這樣的政教不分離,有一種很強烈的威脅感。前總統尼古拉‧薩柯吉(Nicolas Sarkozy)在《費加洛》雜誌裡面特別強調這個威脅感。他說:「穿布基尼是一個政治的動作,它是兇猛的挑釁。如果我們不阻止它,危險的是,十年以後,任何不想戴頭巾、穿布基尼的年輕穆斯林女孩,就會被污名化,或者在同儕的壓力下覺得不穿不行。」

    一個以巴黎市郊的Aubervillier 為基地、名為「不戴面紗女性」的穆斯林組織,在三月八日國際婦女節發表了一個聲明:「面紗否定了自由與平等」。在聲明中,她們宣稱:「我們拒絕戴面紗,因為它代表在公共空間犯下的明顯暴力……伊斯蘭主義者,犠牲了共和國的基本價值,把家庭與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正式化了。」

    然而,人權聯盟(The League of Human Rights)的領袖拉維斯(Herve Lavisse),則譴責(東南部沿地中海)蔚藍海岸(Côte d’Azur-Riviera)的布基尼禁令,他說:「這個區域的政治人物必須少點種族歧視,多點共和國精神。」不難理解,有些婦女患有皮膚疾病或羞於袒露身體,她們絕對有權利自由地將身體從上到下包裹到看不出任何輪廓的穿戴,但也不能否認確實有不少婦女在父母兄長或丈夫的壓迫下穿戴她們不樂意穿戴的頭巾罩袍,甚至屢遭信奉薩拉菲主義的「道德警察」惡毒的攻擊

    贊成與反對禁止海灘布基尼的兩方,都認為自己在維護共和國的基本價值和精神,大家都認同自由與平等,也強調不應有種族歧視,那為何雙方卻各執己見、無法理性溝通呢?在海灘穿著什麼服裝,應該是每個人的自由,只要沒有明顯違反當事人個人的意願,別人是不應管、也不能管的。

    法國一般人能夠欣賞穿著布基尼的穆斯林女性,相信他們也想走出傳統的桎棝,因為比起罩袍來說,布基尼至少展現身材曲線,已經是向前踏出一大步了。欣賞才有美感,能夠欣賞,就會幫助穆斯林社會建立信心,愈來愈進步,找到他們自己的方向和定位。

    同樣地,「不戴面紗女性」的穆斯林組織或個人也應該受到所有人包括薩拉菲主義者的尊重,他們有權選擇不接受布基尼,而選擇比基尼,法國的國家公權力必須確保他們的人權自由與平等。

    很不幸,薩拉菲主義者完全做不到對穿戴自由的尊重,他們只想利用法國的政教分離,要求法國政府不要干涉宗教的內規,就像父母在家以暴力管教子女,卻要別人不要管他們家的事,就像專制獨裁者在國內壓制人權,卻要先進國家不要干涉他們的內政。

    布基尼的背後是暴力或自由?如果是暴力,布基尼就代表奴役;如果是自由,布基尼就代表個人風格。法國人怕的不可能是穆斯林,法國人怕的是布基尼背後的暴力。

    一項個人穿著自由的簡單問題,本來是很單純的事,是因為先有「強迫別人穿戴什麼」,才有「反對強迫別人穿戴什麼」。法國人卻給這些道德警察逼急了,將「反對強迫別人穿戴什麼」改成「道德警察強迫穿戴的頭巾罩袍都禁止穿戴」,更糟的是穆斯林的道德警察也激出了「頭巾罩袍等同挑釁反社會反共和國價值」的道德警察,更大的對立就出來了。

    延伸閱讀:

    法國禁止布基尼是正確的 (《旁觀者》雜誌Gavin Mortime)

    跟布基尼設計者聊聊什麼是「性感」(師小涵)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那一年媽媽三歲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親緣完勝血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