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冰箱空空如也,今天必須大採買了。和先生去市場。以前喜歡逛傳統市場,感覺很有人味,但今天的感覺卻是悶的。剛走進時,看到服飾店的老闆娘兩眼無神地在門口發呆,生意好清淡啊!而再走進市集了,看到菜攤、水果攤、魚販等,老闆面對客人的詢問態度都不是很好,有種愛買不買隨你的感覺,而有人問了又不買時,老闆也會出現不高興的臉。偶而看到一兩家攤位的老闆在路中哈拉叫賣,就覺得有生趣多了,而看到一位賣魚的年輕老闆跟客人在五四三、抬槓說笑,就覺得看到了以前喜歡的市場氣氛的樣子了。

    是不是生意越來越不好做,讓大家疲於奔命卻賺不到錢,而導致臉上失去了光彩?看到勞工階級生活勞碌的情景,想到軍公教退休人員每個月可以領五萬、十萬的收入,若依市場供需決定價格,每個人的貢獻價值有差別那麼大嗎?

    我打工的診所有位30歲左右的病人,前陣子因騎摩托車被人撞傷,時常來敷藥,而我跟他有些互動。他是個很陽光的年輕人,總是笑瞇瞇。即使對方撞到他,不肯賠錢,最後需要走入訴訟,他也淡定地面對。

    他說,他在一家生意很好的便當店上班,每天上班的時間是7:00 am到9:00 pm,因為家住在基隆,每天一早就需花40-50分鐘騎機車到內湖上班,那麼漫長的上班時間裡,雖然下午2:00-3:30 pm是屬於個人的休息時間,但是被要求盡量留在店裡,不要外出。

    想想,一位熱血的青年,聊聊生命價值,關心公共議題,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他年輕的生命,除了吃飯、睡覺之外,幾乎全部的時間都投入了繁忙的工作,那怎麼還有餘暇與心力去追求美麗的夢想,或宗教信仰呢?

    請問他對未來的想像是什麼。他說:不敢想,眼前只能顧腹肚,既然沒有好的家世,只能靠自己辛苦打拼,看有沒有可能翻身?!

    在台灣,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有錢的人享盡美食華服、經常出國旅遊,沒錢的人工時過勞,只圖三餐溫飽。政府再不做根本性的改革,台灣將看不到未來。

    前年5月,連勝文的弟弟連勝武受邀演講,談「擺脫22K,如何在30歲之前月薪30萬元」,他的答案是:多進修、出國闖。天龍國出身的連勝武很難懂:22K要怎麼存到錢進修、出國?

    讀過一篇文章,丹麥高收入者,都願意繳高額税款,不會想辦法逃税避税。哥本哈根機場執行長尼爾斯說:「繳稅是一種責任,我也算是一個很有錢的人,我願意繳税,因為我不想在路上看到窮人。」議員彦斯說:「我每賺100元,就有60元要繳税,有能力的人,就應該幫助能力較差的人。」

    最近上映的電影《赴湯蹈火(Hell or High Water)》,演的是窮途末路者的反制,電影介紹說鋌而走險、搏命搶劫是「正義,不是犯罪(Justice isn't a crime)」,這句話簡直比無差別殺人還驚悚!當體制越來越不等同正義時,當政府立法執法、所作所為阻礙正義時,公民或底層民眾自然會藐視「法內」正義。

    Come hell or high water,為了正義,為了貧窮不世襲,我們將不計一切代價,不管前頭是地獄或大水,我們豁出去了。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德蕾莎修女《懺悔錄》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那一年媽媽三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