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用完早藥石就出門去搭園區的免費公車,走過林木蓊鬱的宿舍區,走在人行道上,一個婦人正在做晨操,看到我給了一個溫暖的笑臉,我就知道自己的臉上也充滿了陽光一樣的微笑。走在園區一路,對面車水馬龍,而這一面車少人也少,過了十字路口,我穿越林木稀蔬的草地,一眼就看到停在路旁的橘色小巴士。時間還早,我到科技生活館踅了一趟,回來看到另外一條長途的站牌排了長長的一條龍,大家安靜地各自或看著手機,或想著心事,貼近的兩個人之間,似乎都有一條大大的鴻溝,所以連一個微笑也擠不出來。

    我靠近巴士站,旁邊只有另外一男一女也在等車,前前後後不到五分鐘,看著三輛小巴士,進站又出站,我意識到免費巴士的經營狀況好像比以前還熱絡了。

    以前聽說班次的安排很不到位,而且沒有設站牌,司機的水準也很差,所以即使是免費的,大家也敬謝不敏。現在有了候車亭,還有車班時間表,真的是有好好經營管理,至少沒有浪費納稅人的錢。

    突然巴士的引擎咆哮了兩聲,車子發動了,這才發現司機是等在車上的,他讓車子發動了一兩分鐘,想是要讓車內冷氣循環一下,才開門讓大家上車。我們三個上了車,後面又上來幾個乘客,時間一到,司機就準時上路。

    一路上,車上到站前會播放著錄音說明站別,用中英文各講一遍,如果再加上台語和客語,像高鐵那樣會更好。美中不足的是,車上到處貼滿了警示貼紙和標語,不准吃食物,不准跟駕駛說話聊天,不准攜帶危險物品上車。還有一張更離譜的是,「為了不影響開車,到高鐵站不要按下車鈴」,用中英文打字,還在司機旁邊和車門各貼了一張。

    我們常常聽到一句話說:「免費的最貴!」其實,大家心知肚明,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很多免費的,不是公家出錢,就是有錢人贊助的,公家錢是人民的納稅錢,而有錢人的錢可能是榨取勞動者血汗來的。而免費的最貴,這裡面的含意是,只要不是私人的,沒有人會在乎是否浪費。國民黨當權的六七十年,預算是隨便編,先通過議會這一關,等到年底還用不完,就到處亂花,既可假公濟私又可買票,反之,不花光不但會被檢討,還會怕明年被縮減。這樣子的心態一路下來,官商一定勾結,不勾結的就是笨蛋,自視清高,準備被排擠,所以預算會一再擴編,像台北市捷運由原先的990億預算,完成時竟然追加到4400億,而核四當初1980年預算是110億元,到最後追加的鉅額預已經接近3000億元,這還不包括除役拆廠費用、後端處理核廢料的費用,還有無法計算的未知風險!

    國民黨代表盟軍接收台灣之後,把台灣人當次等公民,不給台灣人言論自由,不給台灣人參政權,教育教中國史不教台灣史,司法兩套標準(對阿扁總統有罪推定,對兆豐洗錢案無罪推定)。為了長期執政的合法性,死抓不被國際承認的中華民國法統,殺盡台灣菁英,讓一小撮「高級的」外省權貴升官發財、享盡所有特權,造成台灣多數人長期以來不但不敢過問政事,更不關心公共事務,畏懼參政幾乎已經成了台灣人的社會風俗。

    這樣的社會風俗深入到人心,只要是公家的錢,就可以貪污歪哥,遇地震或颱風也可向政治申報發小財,如果是免費用公家的,就是賺到的,品質服務即使差強人意,也沒有什麼好計較的。

    所以,公家的免費公車,一開始司機大哥最大,他高興時開車還正常一點,不高興時,乘客就得心驚膽跳,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現在,稍有管理,已經改善行車的紀律,但是承包公司最大,司機還是老大,你們這些免費的乘客就得乖乖地聽話。

    真是應驗了那句老話:「免費的最貴」。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日本國旗那一團圓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海灘布基尼的恐襲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