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昨晚參加《進擊之路》的電影導讀會,邱顯智律師聊著他的維權之路。

    2013年7月4日,洪仲丘死了,距離退伍日只有兩天。

    洪爸爸來找邱顯智律師,洪爸爸說「我家孩子放假都在灑農藥摘葡萄...。」邱顯智說「我假日也是灑農藥摘龍眼,我也是農家子弟,我知道農家子弟的個性。」他接下了這件不知道如何進行的案子。

    2013年的台灣,軍人隸屬軍法管轄,與民間司法體系兩隔,民間律師還沒有與軍方直接交手的經驗!

    在洪媽媽的應允下,7月15日,石台平高大成在台中殯儀館共同操刀解剖驗屍,邱顯智說「你可以想像洪仲丘被關禁閉,170公分長、140公分寬的空間,晚上一直開燈,讓他沒辦法睡...他是這樣活活被熱死的。」

    7月15日那天,也是邱顯智小女兒滿月的日子,「上午解剖驗屍,下午回到律師事務所,我要送彌月蛋糕,樓上樓下、朋友親戚,一直送到晚上...那天感觸很深,你親眼目睹生與死,一個小孩,辛辛苦苦晟(tshiânn)大漢,交給政府,然後就這樣不見了...他不應該消失的!」

    「那時候,軍中的氣氛跟外面差很多,肅殺的感覺很濃烈,每次走進營區鐵門,你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會驚耶!還好,那時候蘇哲賢已經在拍紀錄片《進擊之路》,隨時有一台攝影機在跟拍....我以前的跟拍經驗都是警察,苗栗大埔案、關廠工人案,警察穿著刑警背心,拿著一台攝影機隨時對著你...現在有一台『我們的攝影機』,那種感覺很不一樣,每次進營區大門的時候,看著那台攝影機,我總想,萬一我沒有出來,他們應該會去報警吧?」

    「7月26日,解剖鑑定報告出爐,洪仲丘的死因不是軍方認定的『意外』,死亡證明書上寫的是是『他為』,『他為』就是『他殺』的意思。後來,軍方去找洪爸爸要回這張死亡證明書,而且跟洪爸爸簽下切結,軍方說會再發一張死亡證明書給洪家。」

    「結果,洪仲丘的死亡證明書遲遲沒有下來,洪家已經看好日子,洪仲丘在8月4日要出殯,但是,沒有死亡證明書,遺體就不能火化。我去跟軍方要洪仲丘的死亡證明書,你知道軍方怎麼說嗎?軍方說,他們沒有開過兩張死亡證明書,你怎麼辦?」

    「你拍桌子、你大聲...,都沒有用,軍方就是告訴你,他們沒有開過兩張死亡證明書...」,感覺著邱顯智說話的表情、口氣,可以想像當時他全身那股無從發洩的怒氣,「氣到後來,我說『我要告你...』,坦白講,我不知道要告什麼?我找不出有那一條法律條文可以用來告軍方...。」

    「跟軍方要死亡證明書那天已經是8月2日星期五,接下來就是放假,禮拜天洪仲丘就要出殯了,時間很緊迫...。」

    「從營區出來,情緒糟到極點,開車時速只有10公里,居然還會發生車禍,我的車撞到人家的車屁股,還好只是輕輕的親一下,那一陣子大概常常出現在電視裡,對方車主認得我,他要我先去忙自己的事,他會留在原地等警方來作筆錄...。」

    邱顯智也是關廠工人案的義務辯護律師,他說「關廠工人為什麼會做出那麼激烈的行動?3、400百位阿公阿嬤會選擇臥軌,因為律師無用,律師如果有用的話,根本用不著當事人出面,律師出面就可以解決了...那群艱苦人、年紀又那麼大...。」

    當他說「律師無用」的時候,該是很挫敗的時候吧?就如同他接了《洪仲丘案》,卻連幫洪仲丘要回一張屬於自己的死亡證明書都要不到!

    「8月3日,台北有場『萬人送仲丘』的晚會,我想能夠有兩萬人出席就很好了,沒想到,高鐵上的乘客全部都穿白衫...晚會現場25萬人...。」邱顯智大概被嚇到,就在他不知下一步在何方的時候!

    「那天晚上,我接到洪爸爸的電話,洪爸爸說馬英九明天會來告別式,他不知道怎麼跟馬英九講話,他要我去一趟。」

    「告別式那天,我跟馬英九面對面,我狠狠地罵了一頓,他臉上的表情就只有『我是看報才知道』...你會覺得一個政治人物做到這種程度,真的是很可悲。」

    「8月4日早上,洪仲丘出殯,下午,軍方送來死亡證明書...然後,8月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軍審回歸一般司法。」

    邱顯智常常自嘲「我接的案子都是絕望工程。」不過,他也說「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所以看到希望。」

    從8月2日到8月6日,短短五天,大落大起的身心震撼,迎面而來的是實施將近60年的軍事審判法走入歷史!

    延伸閱讀:

    帶領沉默台灣人覺醒的《進擊之路》(李又如)

    關於電影配樂與電影歌曲《進擊之路》


    普世價值 / 轉型正義

       

上一篇:舞者用全身細胞說話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統戰只是廣交朋友搞團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