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聽媽媽說學校功課讓妳有點煩,是嗎?」
    「對呀!」

    「喜歡舞蹈嗎?」
    「很喜歡。」

    「想成為一個很棒的舞者嗎?」
    「非常想,我想當芭蕾舞的首席舞者。」

    「那妳知道一個首席芭蕾舞者的一天,是怎麼過的?幾點起床?做什麼?練習什麼?學習什麼?」
    「我還我不知道,我要查查網路」

    「一個能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舞者,至少需要有:技巧訓練、體能訓練、專注、抗壓性、審美、舞蹈史、藝術史、音樂素養...非常謙虛以及認真的吸收學習。」
    「了解,我之前有看芭蕾舞的舞蹈史…」

    「那麼,想像一下,如果一個很讚的芭蕾舞者,例如:西薇‧姬蘭(Sylvie Guillem),當她還是藝術學校的學生時,會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學校的作業呢?」
    「那我要查查網路她怎麼面對學校的作業,我覺得如果是個很讚的舞者,應該會靜下心面對各個作業吧。」

    「不論如何,如果真的想成為一個很讚的芭蕾獨舞者,那妳就要從現在開始,去學習一個芭蕾獨舞者的生命態度和學習態度。

    其實,所有出色的人,都有共同的特質,謙虛,好學,專注,

    她不是刻意要逼自己靜下來,而是她真的深愛舞蹈,所以,很自然地融入了。 她願意為舞蹈付出一切,她也很喜歡為舞蹈努力的自己。

    我想,只要一直想著自己對舞蹈的愛,就自然會把心靜下來,謙虛學習了。

    如果還是靜不下來,有沒有可能是因為:妳根本不夠愛舞蹈,也不是真的想要成為一個出色的舞者。是不是這樣呢? 是妳可以好好思考的問題。」

    「我學跳舞時,會靜下心學習,只是說之前在衝刺班學習舞蹈組合,因為要在短短時間記起來真的很難所以我趁暑假看舞蹈基本動作的影片,喚起我記憶努力練習」

    「好的生命態度,不只適用於跳舞的時候,沒有在跳舞的時候,也很需要的!」

    「對呀!但要怎麼表現?」

    「就像妳在舞蹈衝刺班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後就會想辦法趕上,生活中也是啊,如果發現自己做事的態度不夠好,之後就想辦法修正,讓自己更好。」

    「了解,一心姐姐我這個人很衝動要怎麼靜下心?」

    「要對身體更有感覺」

    「(讚的貼圖)」

    「衝動的時候,其實身體是很不舒服的, 可能妳就是沒有感覺到那個不舒服,所以還會繼續衝動。就像手被火燙了,知道痛,就不會再把手伸進火裡…下次發現自己衝動的時候,就趕快問自己:身體哪裡緊?哪裡最有感覺?呼吸是怎麼樣的?把觀察的心得,跟我分享,好嗎?」

    「我最近衝動,心很不舒服」

    然後她撥打通話,我們改成用說的。

    「所以,妳發現自己衝動的時候,心很不舒服?」
    「是的。」

    「那該怎麼辦?」
    「手可以放在我的心上。」

    「然後呢?」
    「呼吸!」

    「對啊,很好!妳可以跟妳的心說說話。妳想說什麼?」
    「跟我的心說對不起,我讓你不舒服了。」

    「很好啊,然後,就可以跟她說:我們一起來呼吸,好不好?」 

    這部分她很快就理解了,因為之前在「夏日無事想」有過類似的練習。她接著問我:「有時候我太嗨了,講話會變得很大聲,笑聲也很大聲,讓別人覺得不舒服。怎麼辦?」

    「這是妳自己發現的,還是有人跟妳說的?」

    「別人跟我說的。」

    「那妳現在跟我說話的時候,能不能聽到自己說話的音量?」

    突然,我們兩人聲音的質感,都變得有些不同了。老實說,我就是那個常常說話大聲大笑到忘我的人,她這個問題,正好也提醒了我!

    「所以,要聽到自己說話的音量…我突然發現,講話很大聲的時候,我身體其實也是不舒服的,很用力!」

    「很好的發現!如果我們自己說話的時候很緊、很用力,別人聽到了,也不會舒服的。除了聽音量,也可以去聽自己說話的快慢,怎麼說,才會讓人家聽得清楚,聽得舒服。說話的時候,自己的身心很舒服,別人聽了也才會舒服。」 

    突然覺得周遭的空間都變柔了,或是說,我的身體變柔了,與周遭的空間交纏擁抱。而我們的對話,好像變成了鋼琴和小提琴兩種樂器的室內合奏呢,有清楚的聲線與空間感。

    提醒她,如果我們連自己說話時的速度、用力大小都不清楚,我們也很難把舞跳好,一個好的舞者,對身體肌肉的鬆緊、動作的節奏、還有周圍的空間,都非常精準敏感。所以,跳舞的訓練不是只有在舞蹈教室裡,平常的說話,就是在訓練了。舞者,是用全身的每個細胞在說話!

     

    她說她懂了,然後想幫表妹問一個問題:表妹的朋友要表妹一起排練、參加舞蹈比賽,但是,表妹並不想,又不知如何拒絕。

    「我不認識妳的表妹,只能猜測,表妹不敢說,是不是因為怕失去這個朋友呢?」

    「對,就是這樣!」

    「如果是真心相待的朋友,就不用擔心會失去,如果只因為拒絕就會破壞關係,那這段友誼可能本來就不那麼穩固。不是嗎?」

    「是啊!」

    「那如果妳是表妹的朋友,妳會不會希望表妹誠實告訴妳她真正的感受?」

    「會啊!是朋友都希望能真心相待。」

    「我相信,如果朋友知道表妹有被強迫的感覺,也不會喜歡的。換做是我們自己不小心說了什麼、做了什麼,讓對方不高興了,我們一定會希望對方能夠告訴我們,我們才有機會改進。願意說出來,是因為相信沒有人故意要對人不好,真正的友誼,一定禁得起挑戰。那妳知道要怎麼告訴表妹了嗎?」

    「知道了!」

    然後,我跟她重新複習了剛剛講到的三個重點,第一個,關於衝動如何改善,就是要對身體有感覺,跟身體不舒服的地方對話,邀請一起呼吸;第二個,關於太嗨的時候說話太大聲,那就是要練習聽自己說話的音量、速度,有在聽,自然就會回到身體的感覺,就會調整;第三,是鼓勵表妹對朋友表達出真正的感受,相信朋友也不會想要強迫她的。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媒體,是討論的過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律師無用」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