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洗完頭正在吹頭髮,因為很熱,把電風扇打開對著吹,一面吹、一面唱歌,感覺開心,但突然間,鏡中的影像使我連結到今晚讀到的、關於七月鬼門開的文字,而升起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當下覺得很滑稽,我怎麼會怕鬼呢?

    但是,這感覺又不是理性可以壓抑的,趕緊去搜尋身體的感覺,怕鬼的念頭,到底在身體的哪裡?感覺它的位置蠻高的,屬於一種視覺上的刺激。然後我有注意到,那一陣陣從背後吹進來的電風扇的風,讓我的背脊發涼,真的就像一個具體的、卻看不見的存在,從背後向我靠近。

    想起一位智者說的,身體感覺的恐懼不是恐懼,而是「冷」。此刻,真的有這種感覺,是這股冷風,喚起了恐懼的情緒。

    當我把注意力放在身體的感覺時,那種無端的恐慌就減緩許多,但還是沒有完全消失,在浴室的鏡子中,彷彿可以隨時反射到客廳裡不明的黑影幢幢,為了打破這個連結,我就轉身過去,直面客廳的黑暗,什麼都沒有啊。

    但真正有幫助的是想到:「真正能給的,只有慈悲喜捨,即使是好兄弟們,他們要的也只有慈悲喜捨啊!」於是,很自然的,讓自己的身姿更加端正,頭頂接天,腳底踏實,整個身心充滿慈悲喜捨,除了慈悲喜捨,我什麼都不能,也什麼都不是。

    這趟疑神疑鬼的小小體驗,讓我有機會練習「回身轉意」,再次應證了,慈悲喜捨,才是比什麼都靈的護身符。


    人籟萬千 / 身心瑜珈

       

上一篇:百事可樂的誘惑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愛犬小熊的臨終關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