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間水牛書店的電影講座「《進擊之路》電影導讀」, 導演透過關廠工人案、洪仲丘案、鄭性澤案、318反服貿案、鄭捷案…介紹邱顯智、劉繼蔚、曾威凱幾位人權律師,現場還邀請劉繼蔚律師跟胡博硯老師分享當初接案的心路歷程。「透過律師的眼睛,他們看到的案件是什麼?」本片要介紹的也太多了,導演只有談關廠工人案與洪仲丘案,時間就已經超出預計。

    劉繼蔚是位很靦腆的阿宅,跟他說話時,他的眼睛幾乎是不看人的,但他的話語很細膩很有想像的空間,「我看過洪仲丘送悔過的公文,那份公文是不完整的,總共蓋了五個章,人事官、政戰官、參謀官、旅長,其中,只要有一人發現這份公文有缺陷,退回重寫,只要有一個人在蓋章前很仔細地看過公文,然後他堅持自己份內職責,不放行,洪仲丘的命運就會改寫,禁閉室就不會有那些事情發生。

    「我跟涉案人一一談過,談因為在職務上的輕忽而造成對他人的傷害,你可以感覺到,他們在事後找了很多理由為自己脫罪、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讓自己不再想這件事情,他們不覺得自己做錯什麼...我跟他們談,『如果換個方式處理,會不會更好?』我問這句話的時候,你可以看到涉案人的表情,他們都會愣一下,停個幾秒,你可以感覺到他們在思考...。」

    談到漢娜鄂蘭「平庸的邪惡」與「不思考」,劉不覺得是「不思考」,只要問題問對,「他們會思考。」

    我問劉繼蔚「什麼是司法的最美?」

    他的答案讓我很意外,「司法是陽光,讓人心得到釋放撫平。」

    「去年,林明慧老師案宣判的前一晚,原本以為這場官司沒有勝算的把握,我還調出當天影帶來看,讓自己的情緒飽滿一點,我已經在準備宣判後的繼續奮鬥,沒想到,開庭的時候,我看著法官(楊坤樵)像小學生般很恭敬很認真地讀著判決書,他說著政府打人就是不對,應該賠償...我很難敘述當時的心境,但是,我突然體會到轉型正義與和解的感覺,政府是會向人民認錯道歉的,你不需要那麼用力地去證明自己。」

    劉繼蔚不是義憤填膺型的法律人,他的話很溫暖很由衷,可以感覺到他見識過人性的極惡,卻又對人性滿懷信心,「法律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我可以接觸到很多人,我可以感覺到他們為自己脫罪,也可以感覺到他們內心的懊悔。」

    面對百病叢生的台灣社會,他很懇切地說「只要大家多想一點點就好了」,他的話字淺而意深,「只要每個人多想一點別人的處境困難,你就會調整自己的做法,一點點就好,只要一點點的改變,台灣就會改變。」好浪漫的想法!

    劉繼蔚認為自己很平凡,跟犯罪涉案人沒什麼不同,他很誠心地自許「我衷心地希望我不要成為那樣的人。」而胡博硯說「接洪仲丘案時,我唯一要叮嚀劉繼蔚的是,不要再哭了。」

    以上是會後我私下跟劉繼蔚請益的內容,他的謙虛單純讓我好....驚艷!


    普世價值 / 轉型正義

       

上一篇:有心無心差很多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有些佛教何以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