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我是診所的新人,因為一個禮拜才有這麼一次處理掛號行政,不像兩位資深同事每天接觸,那麼純熟,所以每次上陣的前一晚,我都會練習一下注音打字(自己的電腦是用自然輸入法),也會把掛號的手冊拿出來看一遍,希望每個細節都不要閃失,讓每個掛號環節能走得順暢。 

    早上提早20分鐘到達診所,完成了例行的「開」(開門、開燈、開冷氣、開電視、開郵箱、開電腦…)動作後,才想要坐下休息片刻,8:30am還沒到,第一位病人就進來了,忙碌又充實的上午就開始囉! 

    今天的病人滿多的,且大都集中在10:00am前,雖面對一位接一位的病患,有時又要接聽電話,又要去開後門讓坐輪椅的老婆婆進來…,但感覺自己的心於緊湊中仍井然有序、充滿活力。看到每個人都是很親的人,自然地問安。 

    而在診間的醫師,以及在藥房的郁美,他們更是在各自的專業上,很用心地一個看病一個配藥,想要幫助病人少苦離苦。彤愉也認真地完成每件護理的事。整個早上可感覺到我們四人之間合作無間的默契。 

    這種愉快的氣氛連病人也感受到了,有一位來看病的邱小姐,她站在櫃台前問我說:「你笑得好開心喔!不只是你,你們整間診所都讓人感覺好溫暖,你們是一家人嗎?怎感覺好像?」由衷地感謝她的讚美,相信快樂是有感染力的。 

    不久,一位初診阿伯看完病要離去時,也笑著對我說:「謝謝你,你們這裡的態度非常好,很真心!」這位阿伯剛進來時,有些怪脾氣,不想把身分證字號填寫在病歷上,怕個資外洩;不耐久等,會催問還要等多久。但是,我們都耐心地回應他,沒有絲毫不耐,後來他的心也跟著靜下來了。 

    快下班時,聽到賴醫師的分享,愉悅的心更喜上眉梢。 

    她說,晅胤(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來看過病後,就大力推薦他的親友,要來這裡看病,這裡的人都很好…。

    浮現第一次看到晅胤時的樣子--垂頭喪氣地訴說喉嚨很痛的苦。我和麗雲就只是單純地鼓勵他放鬆,相信找到藥方就會改善的,後來他第二次、第三次來時,就和我們變得很親近,還跟我們分享要去當兵(替代役)的事,感覺就像朋友一樣。 

    這個診所,最大的賣點就是,有一位超浪漫的醫師,醫師對待病人非常有耐心,不斷呼喚回到呼吸、回到身體的智慧,尤其遇到癌症患者,更用盡心思考怎麼幫忙少苦;而裡面的同事們,雖不一定有同老闆一般的理想,但大多屬於親切型,都能主動關問病人,適時地給予溫暖。 

    以前去過的診所,應該也不少,但他們給我的印象,幾乎都是制式的掛號、問診流程,偶而會遇到態度和藹的醫師,但是有問題請教時,通常都只能得到簡短的回答,有不懂的,想再問詳細,幾乎不太可能,但醫師卻很樂意教導病人明白病因、找到離苦的方法。 

    想到我看了6年多的牙醫診所,這裡的醫師,雖然技術不錯,但是總惜言如金,只說治療的相關話語,很少有其它的問候語,而更甚者是他們的櫃台小姐、助理小姐,以我去過無數次的經驗,他們極少主動跟患者打招呼、聊天,有時請教問題時,她們還一付愛理不理的樣子,冰冷的臉上看不到真誠、熱忱。即使裡面的裝潢非常高檔、時尚,但是卻讓人感受不到人味。以前感覺不那麼明顯,而現在對比育睿診所溫暖的氣氛,感受就更強烈了。 

    有心無心差很多,相信只要對準視病如親、愛鄰如己的核心價值,一個小小診所,也能帶出由衷、主動、單純、謙虛、認真、浪漫的美好特質。因為有信,就只會想走對的路! 

     


    人籟萬千 / 醫病關係

       

上一篇:因為隔離,我們沒有往來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什麼是司法的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