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傍晚飛機到上海浦東國際機場轉機,本來以為機場都大同小異。但到了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看到頭頂鋼鐵骨架有序優雅的造型和洗手間的明亮時尚的設計,一個國家門面的文化層次高下立判。中正機場,就跟上海浦東一樣,没有特色。

    每次轉機,隨身行李都需重新通關。到了巴黎,特別嚴格。幾乎每個旅客的行李都過不了,㑹被一件件細則地翻看。我前面的一位小朋友的包包裏面的小剪刀沒有過,被收走。我不知為何沒過?還用偵測刷比了好一下,才抱著行李,重新回裝。這樣巨細靡遺的檢查,還真沒遇過。我還擔心會不會耽誤轉機呢?。

    到了佛羅倫斯小機場,竟然連關口都沒有,領完行李後,直接搭巴士進城。

    才不到10點,陽光已經非常灼熱。在火車站用完餐,去Information center拿地圖,赫然發現可以跟團到聖芳濟的故郷Assisi。下了訂單後,在豔陽高照下推著行李找到青年旅館Plus Florence。休息二小時後,約三點多出門。GPS導航真好用,令我安心不少。

    終於逛到神遊多次的聖母百花大教堂,但不得其門而入。外面排隊等候的隊伍太長了。逛到隔避的市民廣場,旁邊就是Medici家族的舊宮。這門前䝂立了米開朗基羅的名作大衛像,還有一整排一様精彩的雕塑作品。這些出現在神話課本的插畫圖片,翻了幾十年,今天終於看到真品了。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六㸃參加腳踏車之旅。導遊是在地人,英文很好,對本地的大小巷弄瞭若指掌,歷史尾尾到來,還帶著大家去吃道地的冰淇淋。結束時快九點了,天才完全暗下來。一個人走在寂靜的巷道內,手機沒電不能導行,不確定能回到旅館?還好,挺安全的。

    隔天一早跟著一輛小巴,跟著不同國籍的人去Assisi。導遊Francesca講完英文後,立即換成西班牙文。到了Assisi後,當地的導遊Sandra也是雙語切換自在。不知多國語言能力是否是此地導覽人員的基本能力之一?

    早知Assisi是有名的山丘之城,很多遊客,但由停車場一路坐電梯往上到城外,到是特別的經驗。可能這裏朝聖的長者太多了,所以有電梯?

    一進城看到全城幾乎都是「粉白」的,有點驚奇。據說都是來自當地的石材。素雅柔美的色調恰好映襯了此處的宗教氛圍。每一處都很乾淨美麗呀!怎麼做到的!

    導遊仔細地介紹教堂的畫作,當然還有聖克萊爾(跟著聖芳濟脚步創立修女僧團的在地望族)以及聖芳濟的故事。喬托的壁畫對中世紀不識字的朝聖者講演著戲劇性的故事。雖然牆壁上滿滿的畫作和不同色彩的繽紛,但整體來說,卻不覺得華炫。壁畫依然在遊客如織的今天,透過不同語言的解說,引領大眾一起仰望天堂的性靈歸宿。

    地下的芳濟墓很多人跪地靠著鐵欄祈禱。遊客在身旁走過,看到感到的正是此地陰暗神祕的不可説。

    芳濟在荒野林間與禽獸共處,後來手腳出現耶穌的十字架受難的釘痕,他的修行地在東托斯卡納山區的修道院,那裡現在連同周邊的森林已經是變成國家公園了。芳濟的自然禱告詞,是在森林修道寫成的吧?但那裡偏僻,不好去,要租車才行。

    一路上看著和緩的丘陵地,幾乎都是已開墾的農田。沿路種著柏、松、樺、粟子樹,井然有序的翠綠!此時太陽花正盛開。小路平和彎曲和高速公路相連。高速公路路旁緊簇著松柏樺的蒼翠,開起來非常舒服。

    托斯卡納是個美麗的地方,難怪費里尼的電影有部名作,叫「甜蜜的生活」。這稱正是此地的寫照。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新政府舊官僚新氣象?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強迫症,偷走了他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