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巷口封路,有幾位工人在開挖埋管線,一位基層警員在一旁守著,我跟他從「尊嚴」聊起。

    他喜歡當警察,不在意血汗工時,他懷念1980年代的台灣,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能夠回到過去的台灣社會,因為「現在的台灣人太自由了。」

    「這一里真的是太有錢,幾天前我就貼出公告,請大家移車,結果還是有人不肯移,我打電話過去,對方理直氣壯地說,他又沒有犯法,修路是你們家的事,為什麼他要移車...但是呢!修路過程萬一不小心碰撞到他的車,投訴電話馬上就到,是我們基層警員要賠償...」,或許這是他在施工現場站崗的原因,因為旁邊正停著一輛白色轎車。

    「是因為台灣人太自由?」我再問一次。

    「是啊!以前挖馬路埋水管做工程,一般民眾一定是盡量配合,有時候,天氣熱,還會送茶水,現在呢!修個巷道都很困難,尤其是那些有錢人,我有時都會覺得他們在看我的時候,眼睛是朝下看的...。」他原先在萬華區任職,才調來大安區一個多月,可能還在適應中。

    「那是本位主義,不是自由,自由是雙方的,你的自由不能妨礙到我的權益,無論貧富貴賤。」我淡淡的講,他沒有反對。

    我沒有再提他記憶裡1980年代的台灣,只是換個想像,「如果今天台灣中產階級多一點,貧富差距小一點,大家分得清公共秩序跟個人隱私...」,他跟我點頭了,我相信他真正喜歡的是有公義有人性的台灣社會。

    他突然問我,「你家門口被畫紅線,禁止停車,你會怎麼辦?」

    「不能停車,當然很不爽,不過,我的個性是會乖乖接受。」

    他提醒我,「你要想到店家有裝卸貨的需求嗎?」

    「如果整條巷子都是住家,紅線畫滿沒有關係,大家就自己想辦法找停車位,如果巷子裡有店家,紅線不要畫滿,頭尾留個一二尺寬,可以停車裝卸貨,讓店家方便做生意。」他分享經驗也替里民抱不平,「這一里的里長(民炤里)很過分,硬是把店家門口劃上紅線,店家來派出所投訴,我跟里長一起去會勘,里長還跟里民說,『我就是要畫(紅線),你能把我怎麼樣?』我當「管區」那麼久,第一次看到里長對里民那麼大聲,簡直是土皇帝!什麼時代了,還有這種里長?」

    他的結論,「這樣的里長還能當選,表示他跟部份里民的利益掛鉤很強,票源很穩,聽說他已經連任很久了。」

    我再回到原先的話題,「所以,今年大選,只是換幾個檯面上的人物還不夠,要到基層里長全面換血,台灣社會才有可能改變,不然,結構還是舊的,根本動不了....不是台灣社會太自由,是台灣社會還是被舊勢力舊體制控制,台灣社會還沒有真正的自由過!」他同意了。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到日本的四國旅遊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一位公務人員退休前夕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