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1900年威廉·丹斯洛的原創插畫:她往魔女身上潑水,使魔女溶解消失)

    「綠野仙蹤」是小時候愛看的卡通,最近,又重讀了原本的英文版The Wonderful Wizard of Oz (奧茲國的魔法師)(其實是用聽的)。 

    這本為兒童而寫的冒險故事,出版於1900年的美國芝加哥,作者是L. Frank Baum,他在前言中寫道,過去那些受歡迎的格林或安德生童話,雖然曾經大受歡迎,也滿足過世世代代兒童聽故事的需求,但書中的角色已經跟時代脫節,劇情中血淋淋、嚇人的道德訓誡,也不再需要。現代的兒童教育中,已經包含了道德教育,因此,讀故事書的時候,就應該讓兒童盡情享受閱讀的樂趣。他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而創作一系列現代版的童話故事。 

    後來,這本書超乎他想像地大賣,還被後人改編成音樂劇和電影,成為兒童文學的經典之作。我小時候看的版本,是日本卡通「オズの魔法使い(Ozu no mahōtsukai)」翻譯成中文的,主題曲到現在都還記得呢!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一場龍捲風,把女孩桃樂絲和她的小狗托托、連同整座屋子,吹到了陌生的奇異國度,屋子落下,剛好壓死了東國魔女,解放了原本被她高壓統治的矮人們。北國魔女和矮人們出現,感謝桃樂絲,並將東國魔女的銀鞋送給了她。北國魔女也告訴桃樂絲,若想回去堪薩斯的家,就必須去「翡翠城」尋求奧茲國偉大的魔法師的幫助。 

    一路上,三位夥伴陸續加入了桃樂絲:想要「腦」的稻草人,想要「心」的鐵皮人,和想要「勇氣」的懦弱獅子,他們都相信,奧茲國的魔法師可以幫他們,然而,千辛萬苦到了「翡翠城」,魔法師卻要他們先去殺了西國魔女,才能應允他們的願望。 

    等他們真的成功除去了西國魔女,再度回到「翡翠城」時,才發現,魔法師根本只是一個會變魔術和腹語術的平凡人,多年前搭著熱氣球,不小心掉到奧茲國來而已。他很害怕西國和東國的壞魔女會發現他的底細,所以,多年來一直用各種方法來維持神秘而強大的假象,例如:所有進入「翡翠城」的人,都要戴上一副眼鏡,美其名是怕「翡翠城」光彩奪目會弄瞎眼睛,事實上是要每個人都透過一層綠色鏡片、而看不清「翡翠城」原本的樣子。 

    即使看清了魔法師的真面目,稻草人、鐵皮人和獅子,還是相信他的力量,接受了他製作的腦、心、藥水,而歡欣不已。不過,他幫不了桃樂絲,乘著熱氣球離去,最後,桃樂絲拜訪了南國魔女,南國魔女告訴她,其實,她早就擁有回家的力量,只要把腳下穿的那雙銀鞋的鞋跟敲三下,就可以到達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讀著讀著,突然覺得,「翡翠城」很像是中華民國啊!生活在台灣島上的人,因為透過一層「中華鏡片」在看世界,所以,完全看不見自己被外來魔法師中國國民黨欺騙愚弄了,心甘情願地效忠,辛勤地工作,然後把「翡翠城」的建設,通通歸功給偉大而英明的魔法師。

    回家的能力,就藏在自己的腳下。

    稻草人、鐵皮人和獅子,也以為是魔法師給了他們思考、同情、和勇氣,其實,這些能力都來自他們本身,他們本來就有,卻一直以為自己沒有。還好,魔法師乘熱氣球離去了,桃樂絲才被迫要自己面對問題,也才有機會發現,回家的能力,就藏在自己的腳下。台灣人,什麼時候才要脫去「中華的」眼鏡,拆穿中國國民黨的歷史神話,看見力量在自己身上,然後,真真正正的回家呢? 

    我發現,這個故事,從頭到尾都充滿了「解放」的意象,比如說:東國魔女死後,矮人們被「解放」了;桃樂絲本來被西國魔女當成奴隸使喚,但後來她往魔女身上潑水、使魔女溶解消失,而「重獲自由」了;受到詛咒、而必須三次聽命於金色斗篷主人的飛猴們,最後拿回了斗篷,成為了「自己的主人」…。 

    我想,只有一個曾經發表過「獨立宣言」並持續為之奮戰的國家,才有可能寫出這樣的兒童故事,七月四日,也正好到了呢!


    人籟萬千 / 文化主體性

       

上一篇:柯P應該就教鍾萬學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老兵父親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