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他說「我們是華裔,但我們的母國(motherland)是印尼。」

    讀《母國是印尼的華裔首都市長Breaking Barriers in Indonesia (2014-11-22 Joe Cochrane)》,喬柯克蘭(JoeCochrane)談到印尼首都市長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 不但是少數族群的華裔,而且是少數宗教信仰的基督徒,屬於少數中的少數,卻在1000萬人口而且以穆斯林為主的雅加達受到多數選民的支持,主要是因為他的人格與能力得到多數選民的認同,加上他強硬的作風,直截了當和乾脆俐落的豪爽講話風格,贏得了不少中下階層年輕人的好感。 

    印尼經歷過1965年的大屠殺,卻沒有任何轉型正義的過程,到了1998年,在抗議蘇哈托(Suharto)總統的威權統治期間,印尼各個城市的反華情緒高漲,最終引發騷亂,造成一千多人遇難。到了2001年,大多數工人階層仍活在恐懼當中。 

    從沒見過這麼有活力的母親》一文揭露「當地工人們的上一代、上上一代,都曾因為從事農業、加入農民組織,在1965年的反共大清洗中,慘遭屠殺。下令或執行屠殺的人,至今都還世襲權力,甚至活躍在他們周遭,可能是村長,是學校老師,是隔壁鄰居。數十年來,被害人的後代還持續受到歧視、排擠、恐嚇、勒索,在巨大而沉默的恐懼之網中苟全性命。」 

    歐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拍了兩部紀錄片,作為給印尼人的情書。一個外國導演耗費「十年的青春,訪問了上百名1965年大屠殺的加害者、倖存者、其後代。錄製了這兩封寫給印尼的情書 ── 2012年的《殺人一舉(The Act of Killing)》和2014年的《沉默一瞬(The Look ofSilence)》。」 

    讓印尼人可以看到這些殘酷的過去,深深喚醒多數人內在潛藏的人性。 

    當人性覺醒的時候,沒有人再可以利用種族、宗教來分裂彼此,更不可能利用金錢賄賂來取得權力,大家在乎的是誰可以帶領這個城市,迎向這個國家理想的未來。   

    台灣的過去是一個外來政權操控下的次殖民社會,有比印尼更專制、更黑暗的過去,有長期被洗腦而自以為姓炎黃姓中華的中國台北人(Chinese Taipei),完全沒有在地的主體性,完全缺乏台灣國格的華夏中心思維。柯文哲因為反國民黨貪腐政權,靠著反對黨和白色力量的支持而當選首都市長,他不見得有鍾萬學那麼幸運,因為過去16年貪腐政治所留下的問題,還有舊政治官僚沒有被根除的壞習性之外,他還要面對天龍國的華夏中心思維。 

    鍾萬學的問題還算單純,他可以強勢面對貪腐,因為貪腐是沒有宗教和種族因素的。然而,柯文哲不但要面對過去貪腐殘留的大問題,還要面對統獨意識相關問題內憂外患的考驗,或許他個人仍殘存過去被洗腦的餘毒,加上缺乏轉型正義的認識,行動上顯得怯懦,在個人形象上造成負面效應,在原先支持他的選民中失去不少的信任度。 

    鍾萬學不隸屬於執政黨,不必整天表揚自己做得有多好有多廉潔,不必整天罵前朝有多貪腐,只需用盡全力的在為自己管轄的首都打造更美好的環境,即令前朝利益集團黨羽百般抹黑和挑釁,他仍然獲得執政黨團給予最高度的評價。根除深根蒂固的貪污腐敗行為向來是一個艱險萬難的任務, 2014年11月上任以來,他強力打擊政府貪腐和官僚作風,建立評分制度考核官員表現,強力整頓公務員系統,禁止浪費公款,嚴懲紀律差或業績差的公務員,吸收「新血」替換特區政府工作人員,以透明、公開的方法處理問題,顯示出印尼政界的一個新形象。有媒體列舉鍾萬學上任後的成績單:他在提升勞工最低工資的談判中發揮重要作用;他鼓勵街頭攤販搬遷至指定地點經營,以緩解交通擁堵;定期在youtube網站上傳省政府會議視頻,以提高執政透明度;他還經常對政府部門進行突擊檢查;為了推動雅加達官僚體系改革,提高行政效率,鍾萬學時常公開斥責不思為民服務的官員……  

    雅加達還是一樣大塞車、逢雨必災、失業率高,但一年多來挖深水道和控制水閘之後,水災只發生在低窪區;塞車問題也改進了。雅加達垃圾如山的問題聞名於世,他召集了一千多名街頭上年輕的無業或失業遊民,讓他穿上橙色制服,每人發予比最低工資更高25%的薪水,要他們每天打卡輪班收拾街頭和水道垃圾,果真把雅加達街頭弄得乾淨許多,而這麼做的另一個「紅利」,便是遊民有了工作後,有了尊嚴,街頭犯罪案也跟著減少了。 

    據說曾有政敵揶揄鍾萬學是消耗了省政府財庫來為自己縫製美麗的政治外衣,他笑笑回答:只要我們繼續消除省政府的貪污,就可以多出很多錢來好好修復國家首都,前朝朋黨建立起來的貪污鏈切斷之後,他確實受到很多方面的攻擊和警告,因而才有那句名言傳世:「我怕也死,不怕也是死,為甚麼還要害怕呢?」鍾萬學時常要面對一些種族和宗教極端分子的刁難,但他從不聞雞起舞,數據顯示他的支持者在「非華裔」中佔更多數! 

    柯P應該向鍾萬學市長學習,更堅持本土的想法,不要受到種族議題的影響,而且必須堅決支持轉型正義,不可模擬兩可,而失去正確的立場。最後,只要他記得做好首都市長的初發心,虛心求教、認真行政,勇敢面對貪腐的問題,相信一定可以贏回多數民眾的肯定與信任。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陳澄波的「祖國」畸戀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中華鏡片」翡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