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讀《二二八風暴籠罩下的台灣美術》第一篇章陳澄波(1895-1947)的故事,內心震撼不已! 

    有這麼一個人,心中向著祖國,熱戀著祖國,雖在日治時期誕生,吸收的大半是日治時期的養分,受到日本美術老師的最多啟發,只因不想成為殖民子弟,而對中國存有過度幻想,最後喪命在沒有法治、沒有人權的國民政府手裡,國民政府一點也不覺得慚愧,而是硬推給時代背景下的不得不!

    「光復」後,陳澄波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滿腔熱血想要建設美麗新台灣,先是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擔任嘉義市自治協會理事,並且籌備歡迎國民政府來台的副主任委員,同時還被選上第一屆的參議員,正式加入國民黨!成為台籍畫家中第一位國民黨黨員!

    可以想像陳澄波的內心,一直想成為自己國家的主人,想為台灣好好地注入一股新的氣象,1946年10月首屆美術展裡,有三張作品裡,透出他對台灣回歸祖國的那種歡欣鼓舞的心情!


    畫作《慶祝日》將台灣人慶祝「光復」歡欣鼓舞的心情表露無遺。畫面上方是警察局兼廣播電台的屋頂上大面國旗迎風飄揚,相對應的右下角有販賣國旗的攤子,主建築前的街道上是人人手持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扶老攜幼趕著前往參加「慶祝日」的盛會。


    畫作《兒童樂園》


    畫作《製材工廠

    畫作《兒童樂園》與《製材工廠》都是充滿歡樂氣息,兒童樂園用「點景」的技法,讓整個畫面更活潑,製材工廠,代表台灣正要好好建設一番!

    當時他也是一位評審委員, 51歲的他,心情就像一位正值青春的年輕人,非常愉悅的說著:

    我的審查的感想,依「光復」二字,我既徹底的,無條件,抱著「四海皆兄弟」,「吾人各有其長」的心情,以這心情來看作品,這次的作品均是各作家的氣象氣魄,民族性的結晶,感心(到)了美術精神作用的銳利。各作品的取材,機構,色彩,都是過去被壓迫之下不能得到的,現在得以自由自在的態度表露在作品上,覺得很大的感激。.......

    當我進入當時陳澄波的心情時,可以感受到他對台灣能回到祖國、可以真正做自己、那一股莫名的興奮與喜悅!

    始料未及的是,這樣一廂情願的夢想,到了隔年1947年爆發228事件之後就破滅了,228事件很快的蔓延到中南部,軍隊被群眾困在嘉義的水上機場,於是嘉義市的有志之士,為減少嘉義市民的傷亡,成立了和平處理委員會,試圖協調!

    有「祖國」經驗,會說「國語」的陳澄波,義無返顧地應市民請求被推派前往嘉義水上機場居中溝通和平談判,想不到就被囚監禁,期間曾經託人送紙條給家屬,謂白崇禧即將來台有辦法得救,要家人放心云云。

    可以想像陳澄波對國府的信心還是滿滿,家人也依照市府人員建議的連署陳情書,送到警察局的時候,他們已經被刑求要求承認這一次的暴動!四位市參議員(盧炳欽、陳澄波、潘木枝、柯麟)被五花大綁遊街示眾,3月25日美術節這一天在嘉義火車站前,槍斃處死!

    一個土匪政權不可能有民主互相監督的機制,但沒有見識過獨裁者的台灣人卻天真的相信一點也不民國的政權,人民做了服務權力的奴工,也做了權力控制奉天承運的祭品。

    「媒體抹黑、誤導的訊息,檢察官偵蒐的動作,讓社會觀感混亂,有錢有勢判生,無錢無勢判死,有黨証輕判,無黨証重判,都在助長整個社會對權勢的依附,或增加一般人對特權的忿忿不平。倘若真的希望減少這個社會的貪嗔癡,我們怎麼能夠不為司法獨立、媒體的健全而努力呢?我們怎麼能夠不關心人權、法治的落實呢?」

    藝術創作就像是修行,若一直躲在自己的世界裡,很容易活在自己認為的小確幸,很有可能失去了對普世價值的判斷,給統治者的虛張聲勢給洗惱了,每個人都不喜歡被奴役,都想作自己,就要努力的讓資訊透明,信息交流,討論溝通。


    普世價值 / 藝術人文

       

上一篇:問題不在留歐退歐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柯P應該就教鍾萬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