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小女兒小時候的保母潘太太是竹山人,我請她為我導覽竹山。開車到竹山的途中,她就告訴我從竹山開往溪頭的這條公路被人戲稱為18趴公路。因為那些軍公教退休人員宛如銀髮貴族,他們買了一本1500元的年票,就幾乎每天從中彰投湧到溪頭。早晚的台灣好行公車都被他們占了,他們只要帶瓶水和乾糧,就可在清涼的山上度過一天。 

    我說,上山的雖然未必全都是軍公教退休人員,但是會稱為18趴公路,也顯示一般人對軍公教的不屑。如果面對年金改革,他們還抓著自己的利益不放,可能會讓社會一般人起更大的負面印象。 

    潘太太帶我去看了林圮的墓,還有媽祖廟、蔗煌診所。竹山不像鹿港有豐富的古蹟,和大批觀光人潮,所以這些景點都蠻寂寥的。 

    倒是有一些年輕人在客運站前設了一些店,或賣竹牙刷、手工饅頭、竹藝,或開餐廳,雖然力量很小,但他們也在努力改造小鎮,譬如讓老街上的招牌都換上竹管造型,或印一些文宣介紹在地特色,或辦一些展覽,感覺他們也是在努力經營地方了。 

    我們在一家竹蜻蜓餐廳看到竹藝展示,潘太太說現在會編這個的已經很少了,別看它小小一個,要劈竹篾,還要磨細,還要編成各種造型,做這樣一個小作品就要花上一天的時間了。現在又面對中國的竹子低價傾銷,台灣只有往精緻路線發展。 

    潘太太又帶我去看了打鐵舖,她說竹山、鹿谷這一代筍農多,手工打的農具較耐用,雖然工作辛苦,但需求量很大。這裡的老闆還把他在科技公司上班的兒子叫了回來,老闆認為世上不缺一個工程師,但很缺打鐵工。到市集裡,是在地人的潘太太告訴我某攤的仙草真的是用仙草去熬出來的,某攤的雞肉真的是放山雞,某家的麻糬是純手工的。感覺只有在鄉下地區才能享用的到這些真材實料的東西。 

    我停車的地方是臨著一條溪流,大概是因為較偏僻,只有一些老人在溪邊或坐或散步。溪邊種了垂鬚的榕樹,即使在夏天也是十分陰涼且清幽。可惜就像一般落寞的小鎮,只有在地人才有幸享受這清涼了。 

    延伸閱讀:好難到達的溪頭 (劉克襄)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彩繪日記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問題不在留歐退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