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清早起
    打開記憶收銀機
    數著叮叮咚咚
    昨晚累積的
    夢囈

    聞到報紙上有拔河比賽
    一群人與另一群人
    沖泡著彼此的
    正義

    什麼時候
    分明的黑白不會墮落成彩色
    什麼地方
    自由是掉下來而非土裡種出來

    熟悉包裹著陌生
    叫喊
    還沒出生的笑靨
    是那一張張
    未施胭脂的臉

    沿著故事的謎題直走
    在提示的巷子口
    左轉
    撞見剛剛醒來的

    咖啡
    擅長狩獵的嘴
    咬住
    過午的我的
    昏沉

    直到午夜時分
    依然抵死
    不放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爭權益爭服務品質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落寞清涼的竹山小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