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蔡佑駿《別讓台灣的世代不正義持續惡化》談到台灣世代不正義的問題:「台灣的世代,一代不如一代──上一代不如下一代。上一代掌控著權力與財富,不願釋出資源給下一代,甚至連台灣的產業經濟方向,也掌握在這些完全不熟悉科技社會變遷的長輩手上。如果新政府持續『劫青濟老』,世代間的不正義將持續惡化。」

    從行政院國發會的調查資料顯示在2016年,每5.6名青壯年要負擔一名老人的養育和照顧,到了2046年,每1.6名青壯年要負擔一名老人的養育和照顧。我們可以想像這樣的負擔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不可能做到的,更何況如果還要養育子女的話,一般受薪族在經濟上絕對是難以負擔的。

    而台灣國家財政惡化嚴重,因為稅賦資源分配不公,劫貧濟富,軍公教長期養尊處優,堅持自己比大部份勞工辛苦所以非享有18趴高利率、高所得替代率的月退俸不可,不但製造軍公教退休基金的大黑洞,也將國家潛藏負債提昇到另一個高峰,達到25兆新台幣。這些財政上的潛藏負債未來都將由年輕一代負擔。

    「台灣年輕世代近年來在就業市場上,就業薪資低成長,工時又長,相對於嬰兒潮世代,年輕世代面臨更高的『物價對薪資比』,還有那難以高攀的高房價。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台灣產業結構轉型停滯,表現最好的產業竟然是房地產業,年輕世代悶了8年之久,透過網路社群的傳播,一舉淘汰舊政府,結果新政府一上台,最先提出的確立政策是長照計畫,仍然是把國家資源用來照顧老年世代,而補充國家資源的生產者仍然是年輕世代,新政府依然不願意分攤年輕世代背負的社會壓力。年輕世代努力工作,負擔稅務、勞保、健保、退撫基金,用來照顧不必工作的退休銀髮族,年輕世代低薪和繳納高額房貸與房租,卻變相用來提供給沒有實質經濟生產力的房東和擁有房地產的投資客,在台灣持有大量房地產的房東或投資客,較高比重是在台灣經濟高速發達時累積大量資產的老年世代。現在,全球正進入網路科技時代,然而台灣的國家政策決策仍然掌握在不熟悉網路科技的銀髮族世代手上,台灣的產業轉型,仍然堪慮。」

    台灣政府雖說由民進黨取代國民黨全面執政,但執政的行政院團隊仍是由一群六七十歲的老人在掌權和決策,同樣地,在産業界,到目前為止,大多數企業檯面上還是由一群六七十歲的老人在經營,五十歲的能夠接班的少之又少,更不用說三四十歲的世代了。

    相對的,中國因為最近二十年才興起,年輕一代創業的很多,他們經營層的年輕活力和創新觀念,在決策的靈活與應變的彈性上,絕對較台灣企業有競爭力。這可能也是台灣企業競爭不過中國企業的主要因素之一。

    我們四五六年級這些人,主要由少數四年級的所謂菁英貴族在掌控,在過去國民黨的黨國政府主導下,犧牲自然環境與自由人權的政策下,靠著全民奴性的奮鬥,拼出世界代工王國的名號,但豐盛果實和利益幾乎都被財團、少數企業老闆和科技新貴攏斷了。現在七八年級的這些人,在經濟生活上開始有了覺醒的想法,他們觀念上不再受到上一輩或年長者的左右,比較有自己獨立自主的意識,但根本上,因為世代不正義,資源分配的不合理,薪資被政商勾結全面壓低,又要負擔高房租的壓力,他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對未來幾乎沒有理想和憧憬。

    蔡佑駿說的沒錯:「台灣目前最急需的,其實是將國家資源轉移到幼兒世代,讓適齡的年輕世代,可以減輕生活和扶養幼兒的負擔,提高願意生育的意願,降低年輕世代的工時,提高年輕世代的育兒補助,讓年輕家庭擁有更多資源照顧幼兒,這也有助於解決台灣許多社會問題。」

    但是根本的問題,應該是在軍公教年金制度的不公不義,還有勞工階級薪資太低,以及各種稅賦制度及徵收的不公平、不公正,和這些國家稅賦資源的使用和分配的不公。這些都是過去威權時代造成的,也延續到現在的世代不正義,我們所有公民有責任監督執政者和國會議員將主要心力放在這些問題的改革上,以實現真正符合新一代生存需要與締造幸福生活的轉型正義。


    普世價值 / 世代正義

       

上一篇:沒有「榮民」資格的台籍老兵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 IC設計龍頭會變成石斑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