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520蔡英文就職總統後,許多有毛小孩的現代人,自然會把焦點放在她養的喵星人—想想與阿才身上。總統愛貓,看到她平常家居生活中與貓真實互動的情境,展現她理性冷靜之外女性柔美多情的一面,這比競選美國總統的女性候選人希拉蕊,多了一些溫暖人心的元素。

    前一陣子美國專欄作家戴維·布魯克斯〈為什麼希拉蕊·柯林頓不受歡迎〉一篇文章,提到「《紐約時報》和CBS新聞頻道(CBS News)進行的民意調查中,60%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贊同柯林頓的價值觀。64%的人認為她不夠誠實或不可靠。」她在擔任國務卿期間,民眾對她的支持率高達66%。希拉蕊「全身心投入了公共服務之中。不管是作為兒童權益的倡導者,還是參議員,她都不知疲倦地努力達成自己的使命。」作者卻指出這就是希拉蕊為何不討人喜歡的地方,不是她做了「什麼」,而是她做事的方式。

    她是一位工作狂,讓「外人很難想像她非職業或職業之外的那一面」因為,「迷戀工作是 一種形式的自我情感剝離。工作狂的生活幾乎全部被工作上的事務填滿,以致他們在做一些最為根本的決策時也不帶什麼感情色彩。職業角色主導了性格,也侵蝕了一個人的靈魂通常該有的暖色。」希拉蕊太重視完美的形象包裝,「燈光很完美,場景很完美,着裝也完美無瑕。這時的她不太像是有血有肉的人,更像是某個企業品牌的化身。」民眾解讀她雖是「多任務導向的」、「做事有條理」卻是「有欺騙性」一個從政者。她太重視職業化的形象與感覺,沒有機會讓人看到「親密、個人化、袒露內在、讓人信賴而又脆弱」的一面,很難感覺到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作者又提出一個很有趣的觀點,「擁有令人滿意職業的人或許應該加倍重視構建,以及被外界看到你在構建職業之外的庇護所:遊戲、獨處、家庭、信仰、愛好和休閑。」休閒是一種心態,因為 「它是擺脫繁重的事務,創造足夠的寧靜,因此有可能思索和享受事物的本來的樣子。」希拉蕊形象包裝得很好,她的娛樂和消遣,民眾並不知道,感覺她是一位沒有展示真實自我的候選人,這創造了不真實的距離感。

    如果從戴維·布魯克斯評論希拉蕊的觀點來看蔡英文總統,蔡英文的能力,同樣有目共睹,十分幹練,給人的形象,卻大不相同。其中之一是,蔡總統愛貓成痴,蔡想想、蔡阿才這兩隻可以帶給蔡總統許多柔性與柔情上的加分,據說蔡總統從小就愛與貓為伍,從小就喜歡抱一隻貓走來走去,甚至家人為她取了個「貓咪可」的乳名。談到她的愛貓,情不自禁,毛飛色舞的,在媒體前侃侃而談她的養貓經,想要與想想一起入鏡拜年,可惜那隻想想挺有個性的,卻不買單,無論蔡英文說好說歹,就是不配合,在媒體前暴露自己是貓奴。這樣的形象,平易近人,就像身邊養毛小孩沒有兩樣的鄰人,看到她的毛小孩,立即換了一張溫柔可親的神情,一下拉近許多的距離。

    另外就是蔡英文的穿著打扮,非常平民化,簡約的風格,幾乎與一般大眾沒有太大的距離,並不講究名牌、時尚流行之類,她並沒有給人完美形象包裝,穿著很平民化,卻很有她個人特質。女性很容易被外界物化,視為男性之外的第二性,因為女性常會在自己臉蛋、身材、穿著刻意凸顯,以這些外在醒目的特質來抓住他人的眼光與讚賞,這並不是她本身的能力與才華,蔡總統所凸顯卻是女性婉約內斂的特質,有種曖曖內含光的感覺,表現出來的真正的自信,不須刻意修飾,她是現代女性從政的典範形象。

    蔡英文喜歡閱讀歷史類的書籍,從中學到了「必須抽離自己的情境去看,如果不抽離,不準,所以我看歷史是看別人不是看自己。這兩年我領悟到,政治是結果論,你贏了,你之前做的都是對的,輸了,之前 做的都是錯。所以很多人贏了,就傾向用同樣的方式處理,但這很可能是失敗的開始。因為在計算或觀察的過程中,一定有盲點。所以看政治,不能以成功或失敗來 論,或許外界可以這樣看,但身處其中的人不能這樣看。」關於權力,蔡英文有她獨到見解,她說:「我算是出道早,因為年輕,很多人把我當小妹看,在家又是老么,所以我比較能接受人家不把我當一回事的感覺。我沒有特別要跟人家競爭的心理。我爸說,妳不需要去跟別人競爭,人家不做的妳再做。」她從生活經驗淬鍊父親的教導,也從日本德川家康汲取智慧,「他最後能存活下來,很重要的是,在一個特定的時代不論誰主事,他都採取配合的態度,也只有整體的成功,才有自己成功的機會。」蔡總統的理性與感性完全攤在陽光下,她比一般人想像還貼近真實,比一般人想像的還有料,她比希拉蕊更真實更貼近群眾,展現出有自信有溫度的女性元首。


    人籟萬千 / 非關風月

       

上一篇:小兒子是我的歌劇老師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跟貓是一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