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圖示:軍人退撫基金,2019 年破產;四大基金破產順序:軍保、勞保、公保、國民年金)

    國發會2012年公佈「2012年至2060年人口推計」:2016年起,「扶老比」(工作年齡人口扶養老人比率)將達18.0%,高過「扶幼比」(工作年齡人口扶養幼兒比率)17.8%。也就是說:台灣的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已多於14歲以下的幼年人口。 

    預計2025年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數將達20.1%,人口老化速度比日韓都來得凶猛。台灣人口將自民國2022年起負成長,人口負成長比先前推計提前4年,老化速度如脫韁野馬,推計2060年老人比重升逾四成,比日、韓、美、歐嚴重,人口老化加速對臺灣社會資源分配影響相對不利,工作人口主力15~64歲青年世代的壓力之重,豈容一再輕忽視而不見! 

    再過14年(2030年),符合勞基法規定60歲以上可領退休金的人口高達737萬人,但處於畢業後可工作的人口僅僅1,178萬人,相當於每1.6人要供養1個高齡人口。 

    台灣的潛藏財政總負債高達25兆台幣,光是軍公教退輔基金與勞保的潛藏負債就有18兆台幣,而台灣年稅收不到2兆台幣。人飢己飢,人溺己溺,只要有人性有一點危機意識,不可能對這樣子寅支卯糧向子孫借債的態勢無感。 

    在這樣的潛藏高額年金負債之下,「軍人退輔制度將在2019年破產,接著2027年勞工保險破產,2028年教育人員退撫制度破產,2030年公務人員退撫制度破產。」目下民進黨至少會執政8年,這些可預見的趨勢靜悄悄地此消彼長,卻有如燃眉之急。台灣若不立即實施年金改革,很快就會步入希臘後塵。 

    讀英業達董事長李詩欽對企業內部的專題演講文《蔡總統第一年 應出重手》,談到蔡總統上任第一年應出重手提升經濟改革年金。他提到幾位國家領導人上任之初就大動作改革的作法,最後都能贏得施政的成功。 

    演講文提到「梅克爾在2005年上任的時候第一項改革就是縮減社會福利,當時她尚無聲望,22萬人上街頭示威抗議,她仍然不為所動。同年度因為她的堅持,因社會福利的改革,德國得以騰出250億歐元,將近500億美金,投入國家未來研發及基礎建設。」 

    「2008年當選的第一位黑人(非裔)美國總統歐巴馬,上任後極力推動健保改革,5年的時間在國會反對黨杯葛他68次,他依舊不改初衷,終於在2014年健保改革上路時,讓1000萬以上從來沒有健保的社會低層人民有健保的保障。」 

    「2010年上任的英國首相卡麥隆),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首相。上任第一年他決定要樽節開支,從公務員方面著手,造成200萬的公務員上街頭示威抗議,6成的學校停班停課,但他不為所動。2012年,英國的赤字減半。過去這幾年,英國的經濟成長率,是歐盟比較好的幾個國家的2倍,都可歸功於他上任第一年的大作為。」  

    雖然蔡英文甫一當選總統就立刻指派副總統陳建仁擔任年金改革推行計劃總負責人,計劃一年後提出改革的方案。這樣的步調可以算是第一年就出重手嗎? 

    總統府六月將公布「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設置要點」,主其事的政務委員林萬億5 月29日指出,年金改革委員會未來將會召開分區座談,收集地方意見,再帶回委員會內討論、形成共識,然後再送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討論,這段期間年金改革辦公室都會配合這樣的步調,執行幕僚準備工作。 

    但是年金改革委員會還沒開始運作,自稱公務人員大家長的考試院院長伍錦霖上個月27日就出來喊話說「年金改革,不能傷害公務員情感!」28日出席高階文官受訓時表示「年金改革是政策制度問題,不能怪罪任何人,算得太清楚沒有意義,希望為國家年金永續經營著想」。這個考試院向來是黨國政權的酬庸院,是憲政怪獸之一,要被改革的對象呼籲改革,本身就是與虎謀皮。何以文官制度最後變成靠關係、套交情、送紅包、結黨營私,連考績方式都變成轉流打甲乙丙,各種官場腐敗的習氣到處漫延,結果弄得做公務員沒有尊嚴、得不到民眾尊敬,政府部門的效率每下愈況。更可恨的是,黨國政權為了鞏固其政治利益,一直以籠絡公務體系為其手段,用各種名目保障公務人員的薪資和福利,並為其日後退休做最大打算。 

    這樣沒有效率的文官制度,是國家財政敗壞的元凶,為了保護這些既得利益者,只好祭出臨時人員這樣的制度外的産物,這些人的薪水福利遠低於正職的公務員,而實際上卻承擔了大部份的實質工作,而那些只會看公文、簽公文,講關係、套交情,養尊處優的官僚們,卻坐享其成。 

    尸位素餐的考試院不除,對年金改革根本就是一大障礙。 

    再看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組成,委員包括政府相關機關代表、立委、考試委員、地方政府代表、退休或退役軍公教人員代表、軍人代表、公務員代表、教師代表、勞工代表、企業雇主代表、農漁民代表、婦女代表、青年代表、公民社會代表與學者專家組成,由總統聘任。 

    光從這個委員會的組成就不相信能有什麼大幅度改革年金的能力,勞工代表才一個名額,政府機關代表、考試委員、地方政府代表…這些不都是公務員嗎?退休或退役軍公教人員代表、軍人代表、公務員代表、教師代表,…這些既得利益者的代表這麼多,是來阻擋改革的嗎? 

    「民間委員名單包括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政大法律系教授郭明政、台中市社會局長呂建德、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政策研究員吳忠泰、全國產業總工會理事長莊爵安等。政府機關代表方面,則有國防部長馮世寬、銓敘部長周弘憲、教育部長潘文忠、勞動部長郭芳煜、農委會主委曹啟鴻、衛福部長林奏延、人事行政總處人事長施能傑等人。」 

    年金改革倘由一些中老年人和既得利益者主導,很難相信會有什麼魄力做重大改革,說穿了只是敲鑼打鼓,做做樣子而已。真的要出重手改革年金,我覺得就是讓負擔將來國家財政支出重擔的年輕族群來主導,退休和既得利益者最好不要參與,組成委員應由各工農漁林業界和軍公教按人數比例推舉或遴選代表,二十到三十歲、三十到四十歲,及四十到五十歲的各佔三分之一,這樣子的組成才符合程序正義,也才可能進行年金改革的轉型正義討論。而且會議討論不應延宕太久,應採密集會議的方式,在一個月內達成共識,再經立法程序完成立法,改善年金制度,也才能最快的速度改善國家財政,達到轉型正義的公正公平的目的。 

    延伸閱讀:

    說起我們這些軍公教 (張博智)

    年金不只快破產,而且還有超多 bug — 民進黨立委王榮璋:退休前一個月升等,鄉鎮市公務員就能領更高的退休金 (吳學展)


    普世價值 / 財政金融

       

上一篇:六四那一年我小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我變成馬偕的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