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網路上看到一段中國外長王毅在記者會上當眾飆罵加拿大記者的影片

    讀了新聞報導,才知道該名記者針對銅鑼灣書店事件及一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國因涉間諜罪被起訴,向加國外長迪翁質問加拿大為何要與人權記錄惹人關注的中國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不料王毅在一旁聽了,當場震怒,主動跳出來「回應」記者一分鐘,指責記者態度傲慢,絕不接受。王毅訪問加拿大,和迪翁首次會晤後的聯合記者會,記者提問根本不是對他,他卻回應得如此野蠻跋扈順理不成章!

    中國到現在還是不了解,什麼才能真正贏得世人的尊敬。

    看著影片中王毅的嘴臉,忍不住想起了過去生命中曾出現過的訓導主任、地方長官、專家學者、權威人士、立法院警衛、黃復興黨部成員、或罵我們吃飽沒事幹發起什麼公民連署的路人甲乙丙…,他們的眼神表情都是一樣的,他們試圖讓你覺得你很糟、你很無知、你什麼都不是,他們要你自己摸摸鼻子、夾著尾巴鑽進臭水溝。

    雖然,我知道,我的人格並沒有比他們低賤,我也知道,他們只是仗勢欺人,但我發現我的臉發熱了一點,胸口有滯悶感,我的身體有被恐嚇、被羞辱的記憶。

    即令到今天,看到王毅飆罵的影片,我都還可以感覺到些許的情緒,對台灣人來說,被王毅們呵斥的經驗,並不陌生吧。報導都聚焦在王毅的憤怒,完全沒有提到加拿大記者的反應。我想,在西方,記者是很受尊重的,像他這樣失去控制的飆罵,恐怕只能淪為笑柄。也說明了,隨著六四的逼近,中共對自己自信全無的神經再次緊繃了。

    發生六四的那一年,我小學六年級,媽媽(政工幹校畢業的)帶著我和弟弟,外加我的兩位同學,到中正紀念堂廣場去守夜靜坐,直到第二天清晨,弟弟哪裡熬得住,早就在地上睡成一個大字形。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所謂的「集會遊行」,第二次,卻已經是22年以後的反國光石化運動了。

    現在想起來,真是不可思議,我在那裡抗議著中共的暴政,為中國同胞們流的血而哭泣,卻渾然不知台灣這塊土地上的血跡斑斑,渾然不知紀念堂中的那個「偉人」是怎樣冷血殘酷地踐踏了台灣人的生命,渾然不知我每天唱國歌注視升旗效忠的「中華民國」,是怎樣傲慢又狡猾地偷走原本應該屬於我的記憶,剷除我與土地自然的連結與認同。

    延伸閱讀:

    訪加拿大被問人權問題 王毅暴怒 (張伶銖)

    提問銅鑼灣書店等人權紀錄 王毅動氣罵記者一分鐘:傲慢、不負責任…

    Video: ‘Totally unacceptable’: China foreignminister lashes out at Canadian reporter for asking about human rights

    Chinese minister vents anger when Canadian reporter asks about human rights



    普世價值 / 轉型正義

       
  • 這位憤怒的中國外交部長強調,最瞭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該名記者,而是中國人自己,稱記者沒有發言權,只有中國人才有資格評論中國的人權狀況。只是…只是…有發言權的大都被關進監獄了。連到中國旅遊的臺灣人都好怕怕,中共是天,習近平是天,天威難測啊!

上一篇:臺灣比新加坡多了一點點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老不起的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