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下午,和大學學弟在特有種商行見面,這是魏德聖導演開的複合式咖啡店,一直想來看看,剛好就藉機約這裡。

    學弟Victor是新加坡人,跟上次和我約見面的另一位學弟Tony是好朋友,他聽Tony談到我,Tony有時候還會拿《三際》的文章給他看,所以,他趁這次來台灣跟我見面。他們兩人都是今年畢業,他說,Tony會回台灣來發展,而他一個月後,就要回去美國開始上班。

    問他,在美國大學四年,帶給他什麼樣的改變,他說,過去,在新加坡,他是念理工科的,對人文方面沒有什麼接觸,到了美國大學的校園,跟同學討論事情,發現自己想的都是從效率、利益…,同學們卻給他各種角度的刺激,尤其是Tony,對他影響很大,所以,大二時,他選擇了社科學院(CSS)的主修。他舉了另一個例子說,在新加坡,他們會資源回收,但是,政府採用獎勵或懲罰(carrot-and-stick)的方式來教育人民,所以,等他到了美國,他完全沒有動機、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資源回收,後來,他室友潛移默化改變了他,他也才開始對環境議題有了感覺,最後,他的畢業論文主題是新加坡的可持續性發展。另外,他也開始對製作影片產生興趣,他大二去荷蘭時,在街頭認識一位畫家,拍了一段關於他的短片,還跟著漁船出海幾天,拍了一段影片。

    他覺得,影像的力量,有助於傳達社會學的關懷,比如說,因為蔡明亮的電影「郊遊」,他才知道在台灣有很多這種拿廣告看板的臨時工,加上他本來就對都市更新的議題很有興趣,所以,這次來台灣,想拍一點東西。他已經訪問了一位仲介業者,明天,還要跟一位他在路上認識的舉看板的派遣工見面、訪談。

    這是他第二次來台灣,上次4天,這次8天,他說,下次來,一定會待更久。上次來台灣時,他買了「少年台灣史」回去看,很有收穫,Tony推薦他看公視的「燦爛時光」,他每一集都看了,很喜歡,他很羨慕台灣有這麼活躍的公民社會,藝文活動,不像在新加坡,藝術文化政治思想各方面都被箝制,所以,人們關注的就只有生意、賺錢,整個社會壟罩在一個巨大的沉悶下,恐怕只能用像余澎杉(Amos Yee)那樣極端的方式才能突圍、引起關注吧。政府近年還說要把新加坡打造成一個國際藝術樞紐,但被箝制的社會,有什麼藝術可言呢!沒有藝術,哪來什麼樞紐呢!

    不論是從他的角度,或是一些香港朋友的角度,我都發現,台灣人用血淚和生命所換來的自由,真的不是理所當然的,哪怕我們只是多了一點點點不肯屈服的意志,多了一點點點對體制的反抗,多了一點點點想活得像個真正的人的渴望,就是這一點點點,讓我們得以在這個經濟掛帥的社會中,爭取了較多的空間和時間,去灌溉理想,孕育出更豐富、多元、有溫度的互動和連結。(就像我們見面的地點,這間魏德聖導演開的咖啡店,不只是喝咖啡、用餐的地方,也是電影藝術的教育中心。)

    問他,在新加坡有沒有志趣相投、可以一起努力的朋友?他說,在新加坡,他已經沒有什麼朋友了,因為之前念的是理工科,那些同學跟他想法差距太多,不然就是都用腳投票出國了。問:如果新加坡沒有你的家人,你還會想回去嗎?他:那大概就不想了,不過,也要能夠在其他地方生存。(相對來說,新加坡護照還蠻受歡迎的,世界排名第五、有173個免簽地區/或第四、有154個免簽國)。

    離開台灣,回去新加坡之前,他會去越南河內,想拍當地獨特的機車計程車──「機車限時專送」。我說,這個行業在台北的北投也有,他一聽到就問,他們有營業執照嗎?我驚訝地說,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呢!他說,如果沒有執照,怎麼管制呢?果然,他身上還是留著新加坡法制的血液啊!相形之下,我這個台灣人,就當他們是夜市路邊攤沒仔細想了。

    晚上,他受朋友邀請,去參加一個黑市書房的活動,大概看了一下活動粉絲頁,不太清楚是什麼,我就沒有跟他去了。後來他有跟我報告:是兩位女生正在試著建立一個社群,因為完全沒有經費,她們利用圖書館借來的書,還有自己創作的圖文,作了一個以William Blake為主題的展覽,很有想法。雖然規模還是小小的,但她們彷彿很有決心,會一直努力下去。

    後來回家查了資料才知道北投機車小黃早在1950年代就有,在女性侍應生服務盛行的日治時期,為了便利侍應生往來各個溫泉旅館,應運而生了「限時專送」這個特別的接送服務。最初使用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黑轎車和三輪車。

    要加入限時專送這個行業,必須加入車隊,繳交行費,接受排班,而客人可經由車行安排專車接送服務。除了接送侍應生之外,限時專送也會接載北投當地居民上下山、代購生活用品和及替遊客指引方向。

    1999年,區公所成立巡守隊,由一批限時專送車隊的隊員擔任安全守衛巡邏工作,但後來現時專送重起興起,除了載送民眾之外,還可幫忙繳費、跑腿…等等,一直到現在仍然是北投當地居民愛好的大眾交通工具之一。


    人籟萬千 / 社會觸角

       

上一篇:性格決定的時刻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六四那一年我小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