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與朋友聊天,談到結婚之後,最辛苦的不是從受寵的公主變成必須承擔家事的婦人,而是必須看公婆臉色,以公婆的價值為價值。公婆如果和某鄰人有過節,和哪個親戚有恩怨,我們也不能和他們討厭的人來往。地即使剛掃過,桌子剛擦過,婆婆認為你不夠勤快,媳婦就要馬上捲起袖子來弄。逢年節拜拜,明明很多食品都可買現成的,可是公婆就要你一大早起床,從早上汗流浹背的忙到中午。


    林夕寫的「都什麼時候了」,有幾篇文章講到他們這些原本自由慣了的香港人歸屬中國之後所受到的衝擊。有一篇說到,一位中國電視台的主持人訪問香港人,要他說說國外旅遊的經歷,這位香港人心直

    口快的說到台東玩得很開心,結果這位主持人馬上很不高興的指正他,台東不是國外。

    林夕想起很多年以前,在大陸是不能說大陸的,因為大陸人有歧視的味道。後來大陸一詞又變得較中性了,變成不能講「國內」了,因為回歸了,說什麼國內國外,只好講「內地」最安全。

    還有一篇「禿鷹之城」林夕以詩人萬夏的詩「本質」裡說的:「僅我腐朽的一面/就夠你享用一生」來諷刺中國人習慣吃腐肉,就像禿鷹一樣。在香港,無須改良配方的奶粉和無須名人代言的藥材,現在反而成為奇貨可居。現在有一種競爭,不是比高比快,而是比誰沒有腐爛,誰沒有那麼黑了。香港人必須守住原有的價值,否則就跟著爛下去了。

    用遊戲的心情讀書,用遊戲的心情工作,遊戲的心情會讓人隨心所欲同時專心一致,中國人什麼時候可以這麼鬆?做人家媳婦什麼時候可以這麼鬆?

    都什麼時候了!


    《本質》 萬夏

    第一次和最後一次

    人終究不盡完善

    太多的機會都留在錯誤中

    我們卻在幸福裡得到進步

     

    說和做並非本質

    喝酒的時候口含一顆櫻桃

    我們可能錯讀一本書

    認識一群內心脆弱的人物

    為那些被粉碎的東西傷心和痛哭

    這些也不是本質

     

    最高最完美的是一些殘缺的部分

    我們完善的兩次事件之間

    這一切又僅僅是過程

    你祈求和得到的

    僅我腐朽的一面

    就夠你享用一生



    人籟萬千 / 藝術人文

       

上一篇:臺灣問題在經濟不在中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性格決定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