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晚上去《基進側翼》台北事務所參加台灣法學會主辦的「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講座陳奕齊從社會學政治學的角度切入。 

    一,轉型正義具有未來性

    在台灣這個「後衝突國家」中,很多人一聽到轉型正義,就會說,不要再追究過去了,我們要向前看,但是,轉型正義其實是非常具有未來性的,是透過面對過去,來建立未來民主生活的共同價值,來形塑未來倫理生活的優位性。 

    他舉例,吳敦義當高雄市長期間,以三多商圈發展為名義,移除了三多圓環中的蔣介石銅像,也就是說,取代過去威權崇拜的,是經濟和交通發展的邏輯,這代表的就是我們未來價值觀的選擇;又比如說,賴清德移除湯德章公園中的孫文銅像時,是以銅像基座不穩、有安全顧慮的理由,卻錯過了一個形塑新價值觀的機會。這也代表了,國民黨雖然選輸,但是他所代表的主流意識並沒有輸,他只是栽在拚經濟失敗、食安恐慌、民怨沸騰,但今天,如果633做到了呢? 

    二,轉型正義可以鞏固民主 

    東歐有所謂《除垢法》,這個觀念與天主教信仰有關,有罪之人透過告解而得到救贖。除垢法,將過去威權時代的打手,全面從公領域排除,因為,這些人並不會因為民主化,頭腦就一夕之間改變。基於防衛性民主原則,納粹,沒有資格參與民主的選舉。 

    台灣目前的困境就是,因為沒有經過轉型正義,威權時代的政黨,還在用不公平的方式參與民主選舉,而威權時期在司法體制內的打手、以及幫助政府控制輿論的黨國媒體人,都還活躍在今天的台灣社會中,例如曾任《美麗島案》軍事檢察官的林輝煌,居然可以擔任司法官訓練所所長,及司法官學院院長,他會訓練出什麼樣的司法官啊!甚至差一點兒出任大法官,他能有什麼引領社會進步的釋憲?

    這些滿腦子黨國威權思想的司法人、媒體人,卻因台灣民主化,而一夕之間享有了所謂的司法獨立、媒體獨立,我們只能看著他們繼續做那些會傷害民主、導致民主倒退的事情,拿他們沒有辦法。 

    台灣雖然號稱兩次政黨輪替,但是民主並沒有鞏固,民主的下一站,不見得真的是民主,有政黨、也有選舉的俄羅斯、新加坡,仍然是一個威權統治的社會。台灣因為只有民主化,而無民主轉型,所以,2008年國民黨的全面執政,其實是威權復辟,而不是民主的政黨輪替,成了「杭亭頓理論」的例外。 

    我們要了解,過去的不義,是書寫在體制上的,例如,中華民國的軍公教福利,就是國民黨的流亡政權下,為了鞏固統治,而照顧特定團體以換取效忠的恩庇侍從體制,他喜歡說是「恩給養豬制」,是一種不把軍公教當成有尊嚴的獨立人格的作法,還有像銓敘這種東西(對其職員的資歷、功績等進行評估,以定其職位的等第和升貶),說穿了,就是君王對愛卿的照顧,根本就是「前現代」的產物,怎麼還存在我們的政府體制中呢! 

    他認為,我們不應該用國家財政危機作為年金改革的藉口,因為,就算國家財政無虞,這種不尊重軍公教獨立人格、屬於「前現代」的制度,本來就該掃進歷史的灰燼,政府該做的,是建立現代化的勞資關係,讓軍公教有工會,獨立自主,爭取勞工權益。 

    三,轉型正義有利於社會的和解 

    經歷過228、白色恐怖、戒嚴統治的台灣人,一定會有心理上的創傷,所以,後衝突社會中,人民如何面對心理創傷,進行心理重建,是很重要的一項工作。 

    陳奕齊回憶,他和學弟在荷蘭被搶,警方做完筆錄後,主動問他們需不需要心理醫生,因為被搶一定會帶來身心的衝擊,當時他還很不理解,後來才懂,原來文明國家照顧人民身心層面,竟可以做到如此細緻的程度。

    在台灣,因為冷戰時期的反共宣傳,一聽到「清算」就聯想到文化大革命,但若是鄭捷被判刑被關呢,就不是清算了嗎?其實,清算是很中性的,只是導正不義而已。 

    我們要注意,政府官員的發言常常是推諉塞責、怯懦龜縮、完全不敢提價值,不然就是充滿了黨國威權的毒素,似是而非,人民頭腦要很清楚,才不會被誤導,也才能在轉型正義上發揮創意。 

    比如說,關於把銅像和教官遷出校園的問題,教育局長說,要民主對話。但當初政府把銅像和教官遷入校園時,有問過人民的意見嗎?先移除,人民才可以來討論是否要在校園裡放什麼對我們有意義的銅像,這才是所謂的民主對話。移出威權時代置入校園的銅像和教官,是把捅人民的刀子先拔出來,把刀子拔出來,不是民主對話,也不需要民主對話,只是要做而已。 

    台灣,可以參考西班牙的歷史記憶法,東歐的《除垢法》,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和南韓的轉型正義經驗,然後融合出屬於自己的路。 

    我提問說,我們常聽到這些正面的案例,但是不是有些跟我們一樣、轉型正義做得很差的國家,也可以變成反面教材,給我們啟發,他說,中國、香港,都是反面的例子,尤其想到文革的創傷,要從何處開始清理啊,真的是困難重重。一位現場朋友之後回應我,她想到最近在台灣要上映的一部紀錄片,「殺人一舉The Act of Killing(舊譯:殺戮演繹)」,講述印尼軍事強人蘇哈托時代的《930大屠殺(簡稱:G30S)》,至今,在社會上造成的種種人性的扭曲,就是一個很黑暗的反面教材。




    普世價值 / 轉型正義

       

上一篇:升遷靠關係的遺風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轉型正義修復社會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