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同事老公在區公所當科長,最近有位里長媽媽過世,周六出殯,區長要求公所全部科長都要參加,她很不認同。我問她,如果是上班時間,你就比較能接受嗎?

    基本上公務員逢父母喪亡,同事前往祭悼是常事。但她覺得里長父母和同事父母不一樣。她覺得這是區長要求部屬幫他一起鞏固他的飯碗。

    我現在思考這些事,比較會從民眾的角度思考。民間對同事父母喪亡,也會派代表前往,但公務員會像部隊一樣出動一堆人,這也是黨國遺緒?

    這種婚喪喜慶的人際應酬常讓人啼笑皆非。10個月前,我們專員退休,沒有任何送別是個異數,我不覺得這有甚麼不好,但從此,所有同事父母的喪事我不再參加。因為覺得沒道理,對工作幾十年同事都可以沒情誼了,同事的父母連面都沒見過,有必要嗎?說穿了,職位高的科長、處長總是有部屬奉承著,低階的公務員就得看個人交情了。

    人際應對在社會上充滿著「政治學」,公家機關尤其嚴重。

    我們前任處長兒子,女兒結婚,我們不但送紅包,還動員全處去當接待,心裡的委屈或不滿,沒人敢說一聲。黨軍自古就有「革命大家庭」的黨國遺風,公關參謀一向將司令的子女辦婚宴視同作戰計畫,婚喪一直是軍中袍澤之間的重要黏著劑,想不到公務員沒有軍校的學長學弟制也如此!當公務員的使命不再是服務共同利益,那長官與部屬的關係就難免公器私用了。

    我們專員出缺了10個月,我是單位內最資深的,但一直都不補缺。最近市長要用一個人,但職系不符還得為他量身訂做改了專員的職系。公務員的升遷要靠關係,以我的經驗是現今甚於過往。很多機關,人事制度的升遷辦法都是虛有其表擺好看的。

    30幾年前我初任公務員時,在省政府,人事關係當然能發揮關鍵作用,但員工的年資及工作質量也在考量之列。但是在縣市政府一定得靠關係,很少有主管敢推薦人選,除非機關首長主動徵詢。

    前前任的L市長是有求必應,只要找議員幫忙,都儘量週全,一級主管也偶而說得上話。前任的S市長上任之初,原要解雇所有約聘雇人員,改聘他自己的人脈,後來因壓力太大而作罷!每一個約聘雇人員都有後台,如果是送了紅包才上任的,解聘引起的糾紛恐怕不小。

    有關於公務員的升遷或約聘僱人員的任用規矩,總是各說紛紜,沸沸揚揚的,但即便要包紅包 ,也得要有門道,靠的是平日人際關係的打點。也有些公務員不好此道,連委升薦的升等考試都不願意考,他說有資格升不了,反而添煩惱。人事法規訂得再公平周延,首長總有他的遊走空間。據說我們現任的L市長只用他自己的人,人事出缺不補,一直要到他的人搭好橋了,才會上網公告,如果人事都是內定,陪榜的人自然就少了!

    我去公所出差,也聽說以前公所出缺,市長還會徵詢區長意見,現在是完全沒有溝通管道了。如果台灣沒有公務人員考試制度真的會比較好嗎?如果民選首長可以完全任用他自己的人事,就能完全執政,完全負責嗎?經驗又如何傳承呢?我的現場直擊經驗,基本上認為不可行。

    政務官不斷利用體制中的漏洞來安排臨時雇員,高階文官靠政黨依附傾向與對議會的忠誠,來為升遷舖路,公務員越來越「政治化」,公私就必然不分了。

    台灣的公務人力運用問題很多,例如勞逸不均,但最重要的問題是公務員沒尊嚴,工作沒價值,士氣低落,不等於是基層公務員怠惰。網路上一堆妄論,似是而非,霧裡看花。但這也是公民問政和人民監督的必要過程。 

    MIT管理學教授亨利·雅各比(Henry Jacoby)說:「我們時代面臨的真正問題好比一個封閉的圈,圈內聚集著國家機構的功能和權力,圈外則是個人的孤立和無助。」台灣公務員存在這兩個對立面,甚麼時候圈內圈外會進化到尊重法治,尊重每一個公務員的尊嚴?


    普世價值 / 黨政分際、行政中立

       

上一篇:改變敘事方式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轉型正義可重建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