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艾未未正在拍攝一個關於難民的紀錄片,他和他的團隊已拜訪了在土耳其、黎巴嫩和約旦、超過20處的難民營,不只採訪了難民,也採訪了政治人物、運動人士,醫生和牧師,超過100人。

    因為在約旦和黎巴嫩的難民中,有很多是巴勒斯坦人,因此,他也來到了以色列,跟以色列軍方申請到通行許可,進入西岸和迦薩走廊,待了四天。在進入迦薩前的那個早晨,他接受了《以色列國土報(Haaretz)》的專訪 

    這篇專訪中,記者問艾未未,有沒有欣賞的藝術家,他回答:「有,我自己。每天,我都欣賞我自己。每天醒來,我覺得我都跟隨直覺進入各種狀況,有可能傷害我,也有可能把我帶到奇怪的境地,但我喜歡這樣,我想這就是我之所以是一個藝術家。」當被問到下一個計劃是什麼,他說,或許他也會變成一個難民。

    記者問他:希望這個情況能有所改變嗎?艾未未說,他真正希望改變的是他自己。「我想要學習更暴露在各種情感之中,我跟很多人說話,感覺他們的感覺,也有很多人拒絕我,我進不去他們的世界。」他想要進入一種再也沒有私人生活的地步,隨時跟別人互動。所以,他的私生活基本上就是別人的生活。他想到耶穌,穆罕默德,佛陀,認為他們都沒有私生活。

    他舉例說,今天他看到了動物園裡飢餓的動物,這些動物就成為他的私生活,他遇到了難民營裡的人,那些人就成為他的私生活,當然,如果一個人視而不見,沒有感覺,或許,會有比較好的私生活,但是一旦看見了,感覺了,那就成為自己的一部分,無法切割。

    他覺得:「很多地方我們以為很糟糕,但實際上到了那裡,你會覺得沒有那麼糟,因為我們都是人。我們需要的不多。一個孩子會跑來問,這是哪種相機,怎麼使用…或者你給她糖果,她會說,不,我不想要。即使她肚子餓著,她也說我不想要,在那個當下你會感覺到她有什麼樣的父母和教育。類似這樣的事情,對我來說,非常動人。我覺得我瞭解這類的事情遠超過我了解自己,我了解我為什麼會那麼注意這些事情。」

    「人們說,那很危險,但我不覺得。我認為,生命中唯一的危險是,我們把自己關上,不再注目彼此。除了這個,沒有其他的危險。」

    延伸閱讀:艾未未拍難民紀錄片 展覽被以色列取消



    普世價值 / 藝術人文

       

上一篇:我,放牛班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慘白的六年青春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