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跟高三的菲菲聊起她的國中經驗,「有沒有遺憾啊?想不想再再重來一次?」

    「回到國中喔?那我會重玩一次。」

    國中時的她玩得很盡性,毫不後悔,她覺得「國中能玩就玩,不會讀書,沒關係,學個一技之長就好了,上高中再拼。」雖然,上了高中後,她還是覺得沒學到什麼,但她現在很開心,因為她快要可以離開學校教育了。

    菲菲很聰明,卻因延續國小時候的學習落差,讓她一進國中就成為教室邊緣人陪讀生,她完全聽不懂國文、英文、數學、理化...在教什麼,她對國中課業唯一的記憶是「把老師規定的功課寫一寫就好了,其他都不用理,剩下的時間都是自己的」,「老師規定的功課」大部分指的是習作,「很簡單,跟同學借來抄,只要學校的作業抽查有過關,沒有缺交,學校就不會找老師麻煩,老師就不會找我麻煩。」

    其實,她是在意課業成績的,只是她無能為力,因為她在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放棄學習,她知道她再也跟不上了。

    擔任導師的那一年,我很少看到她在我面前提筆寫字,甚至,我不太清楚她的閱讀程度...;不過,我總覺得她只是想把自己包裝得密密實實,她好強好勝。

    台上老師聲嘶力竭地上課趕進度,台下百般無聊的她,會想盡辦法玩笑取樂打發時間,她絕不會屈服於所謂的教室秩序,閉嘴、放空、裝乖、睡覺...等等,她精力無窮,是老師眼中的頭痛人物。

    國中三年,接觸到的老師也不算少,她沒有一個看上眼,「都是老古板,沒有一個會上課的,連講個故事都不會...唉!只要加點故事就會有樂趣了...」,她覺得她要的不多,「這些大人怎麼連這個也不懂!?」

    我可以想像:表面上她看來大辣辣毫不在乎,實際上卻是豎著耳朵希望能夠聽懂個三五分鐘,她也很想成為課堂裡的一份子,卻屢屢落空。

    「教育部管死老師,老師管死學生,老師為了可以領那份薪水,把學生管死死的,我能力再強也沒有用。」她的用詞很強烈。

    雖然菲菲是同學眼中的大姊大,全校聞名,但她的行為並不算是很大的偏差,她會每天到校,沒有中輟記錄,會晚一點進教室,因為下課玩得太瘋了,反正上課也聽不懂。她沒有煙癮,卻會躲在廁所或學校角落抽煙,跟生教組玩躲貓貓,要不就是找學弟妹或學長姐到不同樓層冒險一下,闖闖別人的地盤,或是窩在合作社吃東西開講。她太無聊了。

    學校生活唯一讓菲菲留戀的是朋友,她喜歡那種有伴開心的感覺,她覺得「一起經歷一些事情,甚至一起被罰,都很好。」

    她的交友原則是「來者不拒,合者聚、不合者散,別因為勢力...你們吵架不干我的事,不要犯到我就好了,我不參加小團體,我不喜歡排擠(別人)...」,她一開口,就把界線踩得很清楚。

    菲菲個性活潑點子多,但她的作風行事,太容易讓人以為她喜歡混幫派,我想她身邊一定有很多慕名而來,想沾沾她的名氣或想請她出面喬事情,她嗅得出感情的不單純。當我跟她討論到「好朋友」之類的話題時,她說「事情沒遇到,都沒有想法」,回得簡單,應是蠻有感觸的話中有話!

    再兩個星期就高中畢業了,她的學校教育應該就此畫上休止符,我問著「你身邊還沒有一個老師或大人,他很認真的聽你講話,很尊重你的想法?」

    「目前沒有欸」,她想也沒想地回我。

    延伸閱讀:
    未達基本學力-20萬中小學生「等待失敗」

    104年國中教育會考各科能力等級加標示人數百分比統計表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躋身公務員要門路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