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520早上,在家看了就職典禮的全程轉播,紙風車負責的「台灣之光」的段落,讓人覺得非常尷尬與突兀,要怎麼比喻呢?就好像美國總統就職典禮上,重現白人來到新大陸掠奪印地安人土地的場面,或是表演黑人被3K黨吊死,民權運動者被警察毆打?然後,下一段又突然出現歡欣鼓舞的花車大遊行?

    在短短的時間內,從身穿不同服飾的各原住民族拉著手唱歌跳舞,到騎馬的清國人趕走原住民,然後漢人民間信仰七爺八爺廟會慶典,然後「凶狠邪惡」的日本軍人欺負台灣人,台灣人被迫去上戰場很可憐,然後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以陳澄波為代表的台灣人被228了,然後又突然男男女女跳社交舞,唱校園民歌,啦啦隊,珍珠奶茶等各地美食小吃上台,東南亞新住民舞蹈…,我都要神經錯亂了,這到底是要呈現什麼樣的價值觀啊?這就叫做台灣之光嗎?

    在這個政權交接的日子,台灣的公民不需要政權為我們上歷史課,更遑論是那麼落後、還停留在殖民者視角的中華史觀,旁白的內容,根本就像是從國中歷史教科書摘錄出來的,而且,錯誤百出,比如說還在用早就被淘汰的「雅美族」這個詞,準備這些內容的人,是不是太不認清事實,便宜行事。

    我覺得,這個演出對表演者來說,尤其是原住民,是非常大的侮辱,大家都變成一種再現刻板印象的工具,而不是具有主體性的公民。這跟新政權本應代表的價值觀落差實在太大了。

    還好,後面的「民主進行曲」把場面救回來了,巴奈、林生祥和滅火器,都是真真實實的人,他們所唱的,與自己所相信的價值是一致的,而不是一種被呈現的工具,生祥還說出了非核家園的願景。

    唱中華民國國歌的時候,雖然已經被排灣族古調稀釋了大半,但聽到「三民主義,吾黨所宗」,還是很不舒服,忍不住想起孫文對黃埔軍校演講的畫面。看到禮炮21響的時候,我突然驚覺,天哪,禮炮長得真得很像男性生殖器!雖然,我們今天有了一位女性領導人,但是,現代國家都是從戰爭誕生的,即便了到21世紀的今天,國際間軍力財力的競逐,大部分都還是男性在主導,遵守著非常陽剛的遊戲規則啊。

    蔡英文,是女性,又是單身,能夠在不夠民主又不夠性別平等的華語世界中,成為領導者,真的很不容易啊,而讓這件事成為可能的,是台灣人,是台灣社會相對開放而自由的環境。

    從1996年台灣民選總統以來,台灣人每次都腹背受敵,外有中共武力威嚇,內有中國國民黨出言恐嚇,這次,也不例外。519晚睡前,我還在想像,如果我是蔡英文,此刻,我的心情如何?如果我是蔡英文,我要說什麼、怎麼說,才能夠榮耀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

    就職演說的觀禮台上,有史明歐吉桑,還有林冠華的媽媽,媽媽身邊一個空位,那是留給冠華的。蔡英文演說時,沒有看稿,感覺她已經把要說的話反覆琢磨,印在心裡了,跟著她一句句,可以辨認出來,這句話,是為小燈泡講的,這句話,是為衝進立法院和行政院的人講的,這句話,是為了守護土地的人講的,這句話,是為努力司法改革的人講的…,她平實,謙虛,同時也自信從容,每一句一字,都是在回應人民的付託,這種細膩,是從前那些男性領導人身上所沒有的。馬英九說話時,總讓人覺得他是在放話,而不是對話。

    蔡英文在就職演說中強調,「以前的民主是兩個價值觀的對決,現在的民主則是不同價值觀的對話」。民主,不只選舉而已,民主需要對話才能深化,一個民主社會的內涵與活力,正來自於各種觀點的良性競爭。在這個時刻,台灣人民選出了一位女性領導人,我想,是因為潛意識裡,我們厭倦了放話而不對話所帶來的困境,亟欲走出來。

    最後的最後,美麗島大合唱巴奈把原本掛在身上的「台東不要核廢料」的毛巾拉開來,在一片黑白色中,橘黃色底紅字的GET OUT,格外醒目。

    在我小的時候,「美麗島」曾經是髒字,代表顛覆國家的邪惡分子的邪惡意圖,如今,我們可以大聲唱了,然而,曾把「美麗島」汙名化的那些人,那個黨國幽靈,那個大中國意識,依然盤踞在寶島的上空、在中華民國的體制中、在許多人的腦殼和心底。

    守護台灣的母親美麗島,黨國幽靈GET OUT,如是許願,如是祝福。慶典結束,要做的事情還很多,最困難的才要開始。

    延伸閱讀:就職典禮的表演究竟錯在哪裡? (嚴婉玲)



    國民精神 / 好國好民

       

上一篇:拍拍手開開門的6年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躋身公務員要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