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駐台近16年的英國人班高仁(Ben Goren) 發文表示台灣修憲需要謹慎思考,一步一步來(Taiwan needs carefully consider constitutional change, one step at a time)。 

    他認為,修憲議題在媒體上通常都很不好操作,因為,任何改革呼聲、即使是很合理的改革,通常都會被曲解成分散力量、刻意挑釁、不必要地浪費時間和政府資源,尤其是在這個經濟和人民生計都陷入困境的時間點上(但經濟和人民生計不是一直都很困難嗎?尤其當我們把不切實際的1970年代當作目標的話)。

    爰此不論蔡政府或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在推動憲改的決策上,要非常謹慎思慮,而且必須凸顯憲改是整個民主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建議,蔡的第一個任期中,先做局部的修改:

    一,憲法增修條文前言中的「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可以刪掉。當然,中共會氣得跳腳,所以下這敏感的一步棋要很小心,可以把文字改成「為因應國家之需要」或「為因應國家之需要,當最終定位、認同、領土之相關法律或修正案闕如之際」。

    二,針對第三條關於公投的修改。2003年通過的公投法不但門檻太高是鳥籠公投,也讓公投審議委員會有太大的權力,這個委員會需要被去除或者是用一個具有中立性的團體來取代。此外,公投需要開放給所有18歲以上的公民,並且包含某些差異性存在,比如說,走瑞士公投路線,包括罷免和創制權,並且適用於各級政府。台灣人當然應該要能夠以公投決定國家的地位、認同、名字,但是,這個層級的公投很明顯地就需要更多限制,免得決定太過輕率,例如,當公投內容跟整理國家安全有關時,就仍可以採用50/50的規定,但如果是繼續使用核能與否的公投,就不應採用。英國都可以讓自己的公民決定要不要離開歐盟了,如果台灣人覺得有需要的話,當然也應該有選擇自己定位的機會。

    三,將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中,所有關於一國兩區、或一國兩制的直接間接指涉都去掉。這個修改,對他來說其實屬於第二階段,可以等到蔡英文如果連任了,再來審慎進行。用字的選擇很重要,所以也需要一些創意,例如,改成「台灣人民Peoples of Taiwan (ROC)和中國人民Peoples of China (PRC)關係條例」,或是「由ROC和PRC治理當局所代表的雙方人民關係條例」。也就是說,任何跟「大陸」有關的指涉都要去掉,換上法理上更為精準、並能反映主權分開並且事實分治的雙方人民的語言。

    最重要的,蔡和DPP需要從陳水扁的經驗中學習,做長遠的打算,避免被前朝、中國黨、中華人民共和國、還有內化了中國對台觀點的華盛頓圍攻。目前風向對蔡也許是有利的,我們只要小心將優勢極大化,然後把強敵帶動風向反吹的可能性極小化才不會都為了降低傷害而消磨時間。


    普世價值 / 自由平等、憲政民主

       

上一篇:《經濟學人》的不平衡報導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三個懵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