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尊重是一回事
    承受是另一回
    你正褪去的衣裳
    我靈魂的淚珠
    在同一秒掉入不見底的地縫

    時間反覆回收再利用
    是誰問
    不曾提起
    怎知道有多重

    在冷海的黑暗中
    再次啟航
    且佯裝鳳凰
    以一種令人鼻酸的浴火之姿

    雙眼撐住大地
    野性的嗓子   
    撐住整片沉寂的天空
    仍抵不過
    一張虛幻遮住你心底的窗

    走在回憶的長堤上
    撿拾遺落的些許笑聲哭聲
    以及數不盡的屏息聲
    終究還是來到了岸邊
    那必須用力睜眼的
    無法辨別乾濕的
    岸邊

    回去吧
    哪裡才是鄉愁的來處
    哪裡能找回呼吸
    哪裡
    有靈魂可須臾安頓的眠床

    仍未盡頭
    誰能毫髮無傷地走過這樣的深
    衣裳
    不曾間斷的淚珠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做好公民才能做好人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經濟學人》的不平衡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