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奮起湖探勘的行前幾天,氣象報告都說那天全台下大雨,好在大家多有共識:這一趟的目的,其實更為了彼此間的交流,所以有雨沒雨並不那麼要緊。

    結果,第一天走迷糊步道,氣溫涼爽宜人,直到下午三點後抵達了民宿,而且跟老闆泡茶互動得差不多了才下雨,很大的雨,但是晚餐前就停了,所以晚上的活動(賞螢、看白面鼯鼠、螢光菇)都不受影響,而隔天也是陰天,拜訪奮起湖車站、逛老街、走山中步道,都不需撐傘也不需遮陽,直到我們最後一個行程(拜訪製茶的朋友)結束了,上了車才下雨,一段路之後又沒雨了,所以回程開車視線也不太有困難,天公伯實在太成全了!

    沒想到這民宿老闆(劉佳縣先生)是當地生態保育的推動者,晚餐後他放保育影片給我們看(呵,民宿餐廳還有放影片的大銀幕呢!)是行政院農委會製作的,劉先生說政府原先自己要做這一區的保育,做了很多年做不出來,後來請他們協助,才做出來,影片裏,劉先生就是主角。

    賞螢時聽著介紹,才知道原來螢火蟲幼蟲吃蝸牛、成蟲喝露水,所以劉先生和在地的有心人士努力呼籲、勸導當地農民,農作物不要噴農藥,不然,沒蝸牛,就沒螢火蟲,也就沒觀光客了。劉先生跟有志一同的伙伴希望打造當地成為全台最佳賞螢區──有規模、有品質的賞螢區。

    我很好奇螢火蟲都那麼小了,它的幼蟲(不就更小)怎麼找到蝸牛的?劉先生說就循著蝸牛的黏液走就找到啦,然後幼蟲會在蝸牛身上打進一種汁液,蝸牛就爛掉了(網路上說就變成一團液體了),幼蟲就吃那個。

    今天因為下大雨,劉先生事先就跟我們說可能看不到幾隻,因為螢火蟲平常都是在地面休息,雨這麼大,絕大部份一定都淹死了。到了賞螢區,果然剩不多,還好仍看得到一些。劉先生說這兒已經兩三個月沒下大雨了,如果我們早一個禮拜來,那麼來賞螢就得戴口罩,不然呼吸都會吸進螢火蟲。他用手機秀給我們看上禮拜來時的照片,呵,一片金光閃閃!

    不過沒關係,他說每個時節都有不同的螢火蟲,劉先生指著我們眼前看得到的兩種螢火蟲說:像現在是螢火蟲A的尾聲,它的光會閃爍,也比較大隻;另一種螢火蟲B才剛開始活動,比較小隻,光不會閃,然後幾月到幾月又是什麼什麼螢……

    除了這些,我還知道了,螢火蟲的壽命非常短,幼蟲幾個月,成蟲則是20天內,而且雄蟲交配完就死了,雌蟲則是產完卵就死。

    這一趟賞螢,不到一個小時,我一下子認識了螢火蟲(也是年近半百第一次認識),如果這些只在課堂裏講,可能一學期也記不起來,記起來也考完試就忘了。

    如果我們的學校提供的是這樣生動活潑的課程,應該很少很少會有不想上學、不想學習、不愛大自然、不愛鄉里土地的學子吧!

    而這一趟印象更深刻的是泡茶時劉先生分享的真實故事:

    劉先生指著民宿後方山坡上的這棟別墅,說這是他一位堂兄弟的岳母的,他說這位親家母(tshenn-ḿ)做人是不錯,但是很白目,而且修佛修到都講另一個世界的話,比如我們在這兒泡茶,看到她來,邀她一起:「來喝茶ㄛ,這茶好喝內」,她會回:「好不好喝都自己想的」;或者大家在看星星,看到她,說:「來看星星ㄛ,今晚星星好亮」,她就回:「亮不亮都在心裏」,然後大家就沒話接了。

    友人們聽到這都哈哈大笑,因為這種語言並不陌生,一位友人說:「很有禪味」,另一位說:「她說的也沒錯啊」,劉先生也同意她說的並沒錯,「只是,她這樣,沒人能跟她對話,所以她有這塊地,就想蓋一棟別墅自己住。」劉先生說:「蓋房子是沒關係,但是那裏有一條山溝,她就一定要把房子蓋在山溝中間,怎麼勸也勸不聽,而且,她有山老鼠的朋友、營造的朋友,把上等昂貴的木材、建材便宜賣給她,地是她的,不用錢,但光裝潢就花了八百萬,結果,房子蓋好住了八天,就遇到88風災,這棟房子就被土石流沖掉一半了,你們現在看到的,其實只是靠我們這一邊的牆,你看從那個房子的玻璃都可以看到後面的樹…..800萬住8…..」

    哇哈哈哈,太震撼了….真有這種人!雨停後我爬上山坡想看看這棟別墅,喔喔,坡還真陡,快到時,見屋前地上都長草了,考量安全,只好到此為止,至少更清楚的從屋子玻璃看到被土石流削去後半的屋後的樹木了。只是,山溝的位置跟劉先生說的不一樣啊....

    問劉先生:「路那麼陡,那之前你親家母都怎麼去那房子的?」「就慢慢走上去啊!」(嗯…勇氣可嘉…親家母應該還不算老,或者身體還不錯)「你說山溝在房子中間,但我們看到的是在旁邊...」「她就叫人把它改道了啊!」

    太絕了!還能夠自己把山溝改道的!「那親家母現在住哪?」「就又回嘉義市區住了….只是,家人看到她在這裏(如客廳),就到別地方去(如廚房,或自己房間)」,總之就是避開她,因為跟她沒話說。(相片右邊為被改道的山溝)

    劉先生的親家母做人不錯,但硬要把房子蓋在山溝中間,是不是太缺乏常識了!花800萬蓋了一棟只能住8天的房子,勞民傷財(不只傷她的財,也傷了許多善心人士的財、和人民的納稅錢,因為她也成為受災戶,也分配到一戶永久屋)。

    所以,做人心腸好就好了嗎?是不是也需要具備一些公民的基本常識?不然,損己又損人.....先做好公民先才能做好人吧?

    第二天到奮起湖老街,友人們仍然就著「親家母」說的話在打趣,一路上看到不少民宿,一位友人就說:「也不用住民宿,站在外面用想的就住了」,大家哈哈笑,經過的一位路人大哥(歐吉桑)聽到就回:「不用進去住,就在外面飼蠓(餵蚊子)」….哈哈,路人甲的這話,好有「國王的新衣」的味道。

    說到88風災永久屋,劉先生說當初慈濟和紅十字會要在山下蓋時,他們(劉先生和當地人士)就告訴對方:「這些災戶,耕作的田地都在山上,你們蓋在那裏,他們每天要往返三四個小時到這裏耕作,行不通吧?!」劉先生他們建議,要真的幫助災民,就在山上他們田地附近找較安全的地方蓋,但是,兩個團體都回說:同樣的一筆錢,在山下蓋集體永久屋,可以蓋數十上百間,如果像你們說的那樣蓋,搞不好只能蓋個位數,這樣我們難交差,而且照相起來不好看…..

    也從這個泡茶互動我才知道,原來「永久屋跟眷村一樣,只能繼承不能買賣」,但因為政策太不切實際,結果就是:很多受災戶的永久屋就租給別人,受災戶還是在山上自己蓋房子住。儘管於法不合,但政府敢抓嗎?很難,因為官員也知這很不合理:你硬要農民住這裏,那他們山上的田怎麼辦?不能種田,你要他們靠什麼過活?

    慈善團體不顧受災戶真正的需要,為了自己的方便及聲名,使得受災戶只能接受他們規定的好意,這樣是真正的慈悲?真正的對人好? 

    慈善團體容有經費的考量,那麼,是不是我們大家都來幫忙想想更好的方法?

    第二天回程路上,我們順路到紅十字會蓋的永久屋《逐鹿部落》繞一園,確實很漂亮,但,就跟上回在屏東瑪家鄉禮納里部落的情況一樣:房子是很美,但住民的生計同樣是一大問題。

    


    普世價值 / 土地、居住正義

       

上一篇:初嚐18%威力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想念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