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看新聞挖挖哇談到韓劇《太陽的後裔》,來賓許常德說,整個南韓都「過度整形」了,現實生活中的南韓男人是很大男人,粗裡粗氣的,才不會像劇中男主角那樣溫柔浪漫,這些偶像劇中所呈現的,幾乎都是南韓上流社會或「首爾天龍國」的生活,從影集中根本無從得知普通南韓人的真實處境,所以,看韓劇,可以說是一種對現實生活的補償與慰藉吧。有位女來賓說,一天忙碌工作回到家,看到韓劇那麼美麗的場景,就是很舒服,不像台灣的影集,都是一些婆媳問題、吵吵鬧鬧的,看了就很煩。然而,那麼精美的場景,是因為南韓政府和大企業願意投資,像這部片,就是去希臘拍的,連帶創造的產值也相當可觀吧。 

    好奇上網跳著看了幾集,發現劇中隨處可見商品的置入性行銷,而政府也透過男主角軍人的身分,順理成章地置入了很柔性的「愛國情操」。不過,劇中的一切,從劇情、對白、造型到演技,感覺男女主角近似無懈可擊的帥跟美都是劇情烘托出來的,總覺得假假的。這些韓劇的男女主角,在我看來,都長得差不多,但是,他們在劇中的髮型、化妝、衣服、飾品…,往往成了時下年輕人爭相效仿的對象,我的設計師上次就說她一位哈韓的男性客人說要剪宋仲基頭,她趕緊上網搜尋,作點功課。想到自己年輕時也會跟流行,但現在的我很難理解那是什麼樣的邏輯,怎麼會推理出只要剪了跟明星一樣的髮型,自己就會跟她一樣美呢? 

    真正的南韓呢?去年南韓人口出生率每千人8.19,生育率為1.25,是世界人口出生率和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中青壯年勞動力人口每年以1.2%遞減,是OECD國家中青壯年勞動力人口減少最快的國家。出生率世界倒數、自殺率世界排前端、補習教育費用世界第一、青少年與國民幸福指數在OECD墊底、青年失業率史上最高(政府同時提供優惠措施輸入百萬名外勞,益發排擠了南韓20、30歲世代的就業機會)、失業給付申請人數史上最多、法定破產清償企業數最多、勞動所得分配比例OECD國家中最低、貧富差距史上最嚴重⋯⋯向來講究面子自尊並熱衷與外國人比高低的韓國人在國際舞台上再也抬不起頭來! 

    生育率低,核心家庭瓦解,社會快速步入高齡化、卻沒有相關配套措施,造成了老年人口的貧困化。南韓今年有部電影《神女觀音(죽여주는 여자)》(英文片名The Bacchus Lady),在柏林影展頗受矚目,就是在描述生活艱難的南韓年老的性工作者,面對她的老主顧及身邊各種底層的鄰居,並伸出援手的故事。一般稱老年性工作者為「Bacchus 小姐」,Bacchus-D也是一款南韓能量飲品的標誌,她們假裝在街頭或公園裡兜售飲料,「要喝一瓶 Bacchus-D 嗎?」在南韓首爾市中心的宗廟公園(Jongmyo Park),就有估計400位「Bacchus 小姐」,她們收取的費用大概1萬韓元 (約300元台幣)不等,摩鐵的費用也是她們出的。

    這些南韓老人曾經把所有的積蓄都花在下一代的教育,因為,南韓跟台灣很像,都有傳宗接代的觀念,下一代的成功就是她們對祖先有交待,然而,近年來,韓國社會的快速變動、高度競爭,讓年輕人根本都自顧不暇,更別說撫養上一代了,南韓政府雖然意識到老年安養制度的重要,但起步得太晚,緩不濟急。「Bacchus 小姐」的存在尖銳地挑戰了南韓社會的傳統道德觀念,更赤裸裸呈現了南韓「雙城記」經濟成功下被犧牲和遺忘的族群。 

    延伸閱讀:

    The Korean grandmothers who sell sex  By Lucy Williamson

    像她這樣的女子──《神女觀音》(鄭曉嵐)


    兩性關係 / 社會觸角

       
  • 吳祥輝的「洋蔥韓國」,提到韓劇再怎麼精彩或瞎掰,核心思想和水平就像我們二、三十年前的國片港片差不多水平。而且也像當年台灣片風行東南亞和華人世界,但國內主流還是美國影片的天下。現在的韓劇也是如此。只因中國收視人口龐大,才顯得韓流聲勢浩大。不過不同於當年台港片是單打獨鬥,韓劇後面有政府和財團的支持,結合了觀光和購物,讓韓國的文化和產品也推廣了出去。

    「新聞挖挖哇」談到的韓劇,演的都是上流社會中最美好的一面。就像韓國人特愛整型,就算造假,也要在外人前面,呈現最美好的一面。真正的韓國人很急躁,不像日本人那麼優雅,什麼事都慢慢來。真正的韓國男人也不那麼尊重女性,常亂碰女性身體。不過也要怪台劇愈來愈粗糙,很多劇情都是大吵大鬧,讓人倒胃;場景也因製作費少,能省就省。雖然韓劇裡充滿甜膩的瓊瑤式語言,有著夢幻的布置,編劇又會創造出別出心裁的新式浪漫。如新聞挖挖哇裡來賓所言,在外頭工作累了一天,她們實在不想再看到吵吵鬧鬧又粗糙的台劇,看韓劇還是讓他們舒服放鬆一點。(季菁)

上一篇:罰寫的龐大工程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轉型正義的觀光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