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總是夜裡的海將寧靜稀釋
    成為眼睛裡的另一種
    鹹味

    我踏著
    踏著這不見盡頭的倒影
    或也稱作溶化 

    越是遠處
    你的聲音越是滲入深處

    而我
    並沒有帶走星光
    如你不曾刪去流淌的記憶
    自汨汨的時間之縫隙 

    上來的
    不再是昨天的滋味
    退去的
    將魚的名字不斷複誦
    直到一切的沉寂被月色淘洗
    殆盡 

    那一條線漸漸浮起
    我不是在等待
    而是下注 

    是否再回來


    人籟萬千 / 詩篇散文

       

上一篇:教育體制設計的順服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罰寫的龐大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