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頁

  • 國中會考將近,阿昇在臉書裡寫滿了給學生的鼓勵,「帶班三年了!現在是最後一哩路了,距離會考僅剩12天...」,他很開心地跟學生一起迎接挑戰,超有成就感的!

    阿昇進入教職15年,算是老鳥,現在的他覺得教育是什麼?

    「我還沒有明確答案耶!」不過,他有一段印象深刻的成長歷程,「我是個叛逆小子,可以讀書但不想讀,我想,要是人生只剩考試,我寧可放棄這樣的人生,國中班導對於我的疑惑與不滿沒有正面回答我,她只是一再關心鼓勵我,更重要的是陪伴。有一次我發高燒,她帶著我搭計程車去看病,我至今還記得她在車上鼓勵我的話...」,當年的國文課到底學了些什麼?阿昇完全沒有印象,他只記得一直在背誦課文,只記得國中班導對他的關心。

    「教育就是愛與陪伴」是阿昇最後下的結論,但是,這個答案對很多人的成長而言絲毫無感,抽象空洞,而且,彷彿可在這個答案裡嗅到某種成長經驗的複製。

    1990年代左右,阿昇念國中,當時台灣社會風氣遠較今日保守許多,管道出路少,升學壓力大,聰穎的阿昇不耐整日考試,對僵化的教育體制產生很大的抗拒與疑惑,這是件很自然的事情,而且阿昇的行為反應一點也不獨特,這是很多人共有的經驗。

    當年,國中導師面對阿昇的不滿困惑,沒有任何的回答,只有陪伴與一再鼓勵「好好讀書、不要放棄自己...」;最後,阿昇乖乖的回到體制了,乖乖的讀書考試,他被國中導師的關心馴服了。

    阿昇現在也在國中教書,時代在進步,阿昇的教學世界當然比當年的國中導師豐富許多。他教美術,多才多藝點子多,可以變化出很多教學設計,他帶學生打球、粉刷教室、設計班刊...,他鼓勵學生參加校際活動,他說「學習的最終目的不是為了考試成績,並學會思辨,自然將來有能力超越這一切。」

    教育的本質是啟蒙,是讓學生分辨什麼是公共利益與私人權益,學習獨立自主的判斷,學習把個人的困難當作公共議題來表述,學習把自我和公共生活、社會責任或公民素質連結起來,但是,當我跟阿昇討論到教育的本質時,最終他的答案仍是回溯到當年的國中經驗,如果教育的本質是啟蒙,我以為阿昇並未超越當年國中老師的所思所行,他繼續套用與複製。

    阿昇是體制裡的回頭浪子,他知道教育體制裡有很多是故意設計出來的順服,不過,他很務實,「順不順服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掌握教育的大方向」,「我沒有反體制,正確用語是,我樂於接觸各類型的體制」,他認為「有能力又有理念的教師,幾乎都能在升學體制與家長束縛裡,巧妙地拿捏其中的平衡點,能夠實踐自己理念,也又能拿出成績來滿足家長的需求....一定有兩全其美的辦法」,他蠻篤定的。或許,阿昇覺得他是有理念而能力有待實踐調整吧?!


    人籟萬千 / 教育現場

       

上一篇:愛情跟婚姻不同味?   移至文章頂端  下一篇:線的另一頭